时间暂停的美食时间_12 偶遇同学哥哥那当然要玩得开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被撞得一抖一抖的,无人抚居然自己就颤巍巍地立了起来,梆地随着东其野的挤在桌沿上,疼得秦阁把都咬了血。他四肢无力,像是被串在来的上随着望沉沉浮浮,埋在双臂里,镜也被蹭掉了,俊朗的脸上都是让人脸红心

    呆滞的总裁一瞬间回神,他僵了一又慢慢放松,金丝镜后的狭转着光斜睨过去看东其野。

    真放得开啊。男人靠在肩睛微红着息的样实在,东其野就着他的颌去吻他,开柔,攫取腔里的每一寸,空气、津都侵吞一空,秦阁尖的动作像在洗味的果冻。

    得要没有知觉,秦阁几乎要以为东其野是想把他死在这里:“慢!哈......求你了、真的不行了呜,哈嗯、呼呼......”

    “呼呼、哈,......死了!嗯嗯、哈......停、啊咦,太快了呜......”

    狂野的吻里,东其野贴着糊糊地回答他:“想一的那一个。”

    东其野通过时停顺利跟着秦阁溜了公司。

    “嗯唔!哈、小弟弟的好大......呼呼、哈涨......”

    东其野耐心地找他的G,借着上次的记忆很快就蹭到了那小小的凸起。他一碰,秦阁就颤抖了一,嘴里的低哑息也甜腻起来。东其野看他这浪的样就笑,俯去咬他矫健的背脊。却不放过他,对着一顿猛

    “你还一次都没呢,秦总。”东其野拍拍他的翘,把拍打糜艳的浪,“我得让你来。”

    秦阁泪婆娑地瞪他,扭着想逃离这个快地狱。他扭得激烈,东其野脆把人一搂抱着坐在办公椅上,大往扶手上一边一挂,秦阁就被卡着动弹不得了。

    “嗯哈、不......不行呼呼、呃哈......”

    东其野只解开了他前的两粒衣扣,手伸去抓住那两团微微隆起的,柔韧的肌被光的肌肤覆盖,手绝佳。东其野不释手,直把的麦肌肤都玩得通红才罢手。

    被手掌握着慢条理斯地搓,羞耻的快和隐秘的渴望就顺着脊往上钻,秦阁往后靠在东其野上,嘴里没有抑制地发低沉的哼声。

    东其野对自己的杰作很满意,还挑着眉了个响亮的哨。把人拉起来站着,他拿着剪刀剪开了秦阁的西装,把这条工优良的变成了小孩儿的开。圆饱满的裹在白的棉质里任人观赏。

    秦阁的媚态得不行,东其野看着也红了着秦阁的像一台打桩机把里死命地凿。


    “哈、唔......”秦阁迷茫地看向自己的合的地方早就泥泞一片,被打白沫的糊满了间,和腰分开的时候还牵细密的银丝,他顿时红了脸,“不是、啊啊唔、不是货......你闭嘴!呼、嗯哈。”

    秦阁对东其野的鬼话嗤之以鼻,但他确实不反对方,甚至有享受这样的。于是脆闭着享受,嘴里也百无禁忌地撩息,他能清晰地觉到后开,异的别扭和被磨蹭的快像二重奏,把秦阁的心弦拨地一团

    居然是秦阁。

    他看着东其野带笑的侧脸:“嗯呼、幸运的小......哈、我是你的第几个?”

    秦阁眨了眨鼓胀的刺痛引得他疑惑地低,然后他看到自己被绑缚的双手和堪称羞耻的穿着,后也传来暧昧的意,他的大脑一瞬间有些宕机,不明白怎么前一秒还在办公,后一秒就是这幅惊悚的景象。

    天气很好的一个周末,东其野被父母赶门放风,昨晚才摆着哥哥熬夜的人现在神极差。而且为啥东礼昂能睡懒觉,他就不行?!

    好久没见到这位了,东其野见到人就又回忆起男人绝佳的滋味,他咧着嘴笑了笑,神一就来了。

    秦阁已经坐在椅上开始工作,看着男人严谨地看文件的样东其野就心,那副西装革履的可比他的英外表要得多。

    东其野压着他的腰,后就吞了整,比刚刚的姿势还几分。秦阁被着向上,回落的时候就吞地更,几乎要把两个一并里。东其野抱着他,袋击打啪啪的声响,还夹杂着咕叽咕叽的声,秦阁个不停,之前那把控这场事的主导消失地无影无踪。

    “呵呵呵,你觉得我的创作如何?”东其野看他愣愣的,完全没有之前的练就一阵好笑,凑过去他的后颈,戏谑地问他。

    “秦总夹得好啊,我的你这么?”

    这样看过去,这位严谨的总裁就像个贱的,穿的浪不已在用自己低贱的引诱别的男人来自己。

    被玩得酥,里面藏着的也羞答答,东其野早就了,手指撑开着秦阁的腰腹往自己的上送。

    想给这位英总裁一个教训,就让他来好了。

    东其野在秦阁的办公桌上发现了一堆好用的东西,他把秦阁解开的衬衫往两边拉,把漂亮的全都来,用订书机把衣服固定好,他拉的的,衬衫边缘就牢牢锢住那对,又把面几颗扣解开衣摆翻上去订住把腹肌也都来。

    “小货,你了好多,真啊。”东其野他的耳骨,享受破开羞辱他时缩的快

    东其野唉声叹气,抓抓发漫无目的地在街上闲逛。他走过一个商业街,这里矗立着很多公司的办公大楼,一辆黑的奥迪A8正缓缓停,从车里来的人理理衣襟,对迎上来的门卫微笑着,大步星地了公司。

    “唔唔唔——!不、哈嗯......唔啊、不要一直那里......”电一样的连绵不断地涌到,秦阁骤然绷,被绑着的双手难耐地握着,手背上鼓起的青和血分明,丹凤光潋滟。

    小弟弟?

    “是你。”他没去回应那无聊的挑衅,一瞬间想通这个正在猥亵自己的人就是上次在自己的混

    秦阁被玩得动,里氤氲着前的两个粒也颤颤巍巍地立了起来。东其野在桌上拿了一支钢笔,冰凉的笔隔着衬衫绕着那两颗红艳的打转,时不时抵着压几。被玩得乎乎的膛受不了钢笔冰冷的刺激,腔一缩一缩地抖,像怯懦的小兔,可怜又可

    东其野眯了睛,他把怀里的人倒在办公桌上,抬起他的一条,像小狗撒一样致的在里面四,每一寸都被大的研磨过,东其野记得上次秦阁的时候对方的G可是相当

    最后用领带把可怜总裁的双手绑起来,东其野把玩着他的,解除了时停。


努力加载中,5秒内没有显示轻刷新页面!
【1】【2】

添加书签

1.30网址已经更换,请重新添加到书签

本站没名字,也没有app,只属于你一个人的站,贴吧微博与我们没关系的,别去分享讨论炫耀围观!!! 请添加本站到你浏览器书签里面去避免以后找不到

目前上了广告, 理解下, 只有这样才可以长期存在下去, 点到广告返回不了可以关闭页面重新打开本站,然后通过阅读记录继续上一次的阅读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