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暂停的美食时间_06 美好夜晚当然要和哥哥一起结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到底是谁?为什么......这么舒服?

    “你又惹什么事儿?这么殷勤。”东礼昂没和自家弟弟客气,他要洗就松了手把碗筷递过去。只抬抬,睨了弟弟一

    东其野看得心,压低自己的声线,凑过去咬他的肩膀:“货,脱光了不就想勾引人你?”

    他说完就发现正在收缩了一搅住不住地蠕动,东其野地哼了一声。

    “哥、哥......”他叫一声就撞一丘间,把珠都哗哗地撞开。

    东礼昂站在,正闭着享受冲刷面颊的快乐,这个被暂停的瞬间,他俊秀的脸都笼着一层,晶莹的珠在空中停驻、晃的波痕张舞着各的形状,顺着他的,一缕一缕隐没翘的丘和腹的沟壑里,小巧的腰窝也盈满了滴,泛着柔柔的光。

    草!怎么回事儿。一瞬间就......是小偷?犯?......父母他们没事吗?弟弟呢?他被撞得,后里一波一波的瘙像蚂蚁在咬,无边无尽的快几乎要把他溺死。

    东礼昂弯成一张弓,脆弱的脖颈仰着暴在空气中,腹还在一,他急促地着气,觉得得要烧起来,神志一阵恍惚。

    “嗯——”

    用领带遮住哥哥的睛,嘴里也用堵住,东其野把哥哥摁在墙上,闭的,借着到底,乖顺地迎接这位常客,立就分黏腻的哒哒地裹了上去。他已经把哥哥熟了。

    东其野从后面过去把人拥住,一手穿过腋扣着右肩,一手顺着实的大摸到柔。他掉东礼昂后颈的,又一遍一遍的把自己的糊上去,的发疼的往哥哥的上撞,撒得喊哥哥。

    前的人靠的那么近,男气扑面而来,明明应该恶心到想吐,东礼昂却恍然地到快乐,他在黑暗中依存本能去靠近,脸颊抬,鼻尖蹭过鼻尖,暧昧如同天鹅颈。

    “唔、啊唔......哈、嗯啊、唔......”东礼昂觉得成了泥,什么都看不到觉就越发灵,他几乎能想象里那刃是怎样破开他的来,又怎样带着靡的去。他脸通红,鼻翼翁动,腔起起伏伏,被得神思恍惚。

    东其野司空见惯,他家哥哥向来不言寝不语,能吱个声都算给他面了。想起今天早上哥哥可的模样,东其野咽了咽。一会儿继续吧,得每天都好好浇才能收获味的果实啊。

    太了。

    东其野顺着嘴往吻,咬住颤动的结,乘着哥哥收缩,耸动一顿冲刺也闷哼着去。

    “我心疼你啊哥,”东其野在厨房听到这句话立刻咋咋呼呼,他冲来推着哥哥屋,“您老人家快洗洗睡吧,就当我尊老幼了。”

    “嗯。”东礼昂用鼻音嗯了一,吃饭的时候并不想开说话。

    他其实有怵,最近一段时间在家里总是发生一些奇奇怪怪的事,他老是腰酸痛、嘴里常常都是古怪的味,今天居然连袜都搞来了......他气得浑发抖,在公司加班到一儿也不想回家,也就实在是母亲担心他打了好几通电话他才狠狠心回来的。

    ,黏黏地沾满两人合的地方,腰腹离开的时候还能牵银白的细丝。紫黑的,嫣红的媚妾意地跟着被带来,又被去。

    又被控制狂哥哥怼了一,东其野也不生气,毕竟一会儿都得熬嘛,到时候再找回场

    “唔唔唔、嗯啊......”东礼昂想唾骂、又想确认自己的家人如何,但最后只能发吱吱呜呜的

    东礼昂吃完饭要收拾碗筷,东其野疾手快把东西抢过来:“哥,你去洗洗睡吧,今天工作这么晚肯定累,我帮你洗!”

    “哥哥,我的。”东其野还咬着哥哥的脖挲,嘴里的话闷在里,听不仔细。

    东其野喜哥哥,说不清哪,总之他不愿意哥哥属于别人。他要霸占哥哥的一切,让哥哥被他碰就沦为发的野兽。

    他前后同时达到了

    “唔!......唔、唔啊,嗯......”东礼昂知这是故意在羞辱他,无助地摇着

    东礼昂被弟弟逗笑了,平静的脸旁顿时柔和起来,角眉梢都是的温柔。

    东其野把去,指腹挲着。哥哥的脸又红又,鼻尖都是汗珠,才被取走布团的嘴还维持着张开的模样,柔温驯地待在腔里。东其野去,腰用力,打桩机一样往

    时间恢复正常。东礼昂一瞬间被声,他茫然地眨,才后知后觉自己似乎正在被前一片漆黑,嘴也被堵住,他挣动双手也被得死死的......

    哥哥真是太乖了,东其野被安抚到,无限膨胀的独占与侵略被东礼昂这一蹭又压了回去。他像只小狗,把脸埋哥哥的颈窝,顺着鼓起的血

    东礼昂还是一副闭着享受的样,不知的人看到或许会觉得这两个人是两相悦地在行灵合,谁会知这是弟弟对哥哥的侵犯与亵玩呢。

    得了滋味儿,东其野开始变本加厉:“装什么儿啊,你这,怕不是早就被烂了!”

    “行!”东礼昂翻睡衣,冲门的弟弟扬扬,示意人关门,“你也早睡,少给我熬夜。”

    他扬起掌,啪啪地拍在哥哥的侧,东礼昂吃疼,本能地想往前缩,手却被拉着撞了回去,牢牢契合,得东礼昂音一,整个都在抖。

    “啊啊啊——!唔、哈呜......咦哈、嗯......”东礼昂被激得一抖,受不住的哦从纠缠的齿里倾泻而烂熟的一阵痉挛,心里涌晶莹的前的也一阵动,贴在东其野的小腹上,

    东其野迅速洗好碗,父母都睡了,他靠在门听,东礼昂还在洗澡,淋浴哗哗的声清晰无比。于是他咧着嘴笑了,暂停时间走了浴室。

    东其野住哥哥的手,护住额,从后面把人狠狠地往前去又整来。

    “哥,你今天这么晚啊?”

    东其野稳住呼,把哥哥拉着桶盖上,两条往肩上一扛,又是一顿狂。他压去隔着领带亲吻那双睛。

    东其野在蒋扬风那里吃了晚餐,回到家的时候居然发现自家哥哥还在吃饭。


努力加载中,5秒内没有显示轻刷新页面!

添加书签

1.30网址已经更换,请重新添加到书签

本站没名字,也没有app,只属于你一个人的站,贴吧微博与我们没关系的,别去分享讨论炫耀围观!!! 请添加本站到你浏览器书签里面去避免以后找不到

目前上了广告, 理解下, 只有这样才可以长期存在下去, 点到广告返回不了可以关闭页面重新打开本站,然后通过阅读记录继续上一次的阅读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