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笼而出(逆调教np)_15 你也不算单相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宛若受惊小动般惊惶瑟缩的女人抖了抖,小心翼翼地抬看着他,目光涣散的琥珀眸渐渐聚焦在那张满是泪和痛苦的俊脸上。

    像小猫,想。属于显绒控的贺文轩没忍住心底的蠢蠢动,伸罪恶的手掌在她,成熟俊朗的眉间染上一丝柔的笑意,“胆这么小。我有那么可怕吗,又不会伤害你的~小宁宁~”

    他低看着乖巧窝在自己怀中的小女人,在她的发鬓上轻吻一,满的笑意。

    本来还悲痛绝的陆云熙瞬间呆住了,怕吓到她,只能僵一动都不敢动,愣愣地看着无比贴近自己的那张小脸,受到她吐在自己脸上的呼芬芳,心如雷,惊喜万分。

    陆云熙还是很不兴,“你都把宁宁吓到了!”

    陆云熙目光冷凝,握着手机的手指在不自觉地收,所用力令指尖发白,差将手机都碎了。

    “看!”陆云熙定地说。

    他是正常男人,看着这艳照当然也无可避免的现了正常的纯男生理反应了,腹生生的疼,但他妈的哪比得上他那颗快被摔成碎渣的心痛!他的心痛到他觉得自己快要窒息而死了——

    宁宁

    她犹豫了一,细瘦的手指抓着他的衣襟揪了揪,然后试探的、极慢极慢的,仰着小脸凑了过去,确定没有被拒绝以后,她张开小嘴伸红的尖,轻轻地舐着他脸上的泪

    微凉的泪一滴一滴地落在了被他拥抱呵护在怀中的女人脸上。

    又低温柔地抚了抚怀中小女人单薄的脊背,像是怕吓到她一样,放轻了声音哄着她:“宁宁别怕,乖,没事的,有我在,没人能再伤害你了,文轩哥是坏,我们不跟他玩——”

    “喂、喂!”贺文轩不满地抗议,“别教坏小宁宁啊,我怎么就变成坏了?陆小五,你摸摸自己的良心,它不痛吗?”

    像是忽然被他开的声音吓到了一样,本来还大着胆帮陆云熙着满脸泪痕的小女人瞬间缩回自己的壳里去,丽的小脸男人的膛中,瑟瑟发抖的瘦弱躯可怜又可

    拇指一张一张地划过照片,陆云熙一瞬不瞬地盯着手机屏幕,他的睛越来越酸涩,终于,透明的冰凉缓慢地从眶里涌,模糊了他的视线,一滴一滴地往掉落。

    他的宁宁,他藏在心尖上的宝贝,恨不得将世上一切最好的东西都奉献前的女神,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对她、怎么敢这样伤害她?!

    贺文轩扬眉一笑,“啧啧啧,好大的酸味儿呀~这是有人砸了一大缸陈年老醋吗?”

    脖结上动着,贺文轩咽了咽中完全生理泛滥的唾觉到浑的燥龙昂然立,又又疼。

    滕慕拿着手机扫了丁宁宁耳朵后的那个条形码,接着手指戳戳戳的一顿作以后,把手机递给了陆云熙。

    贺文轩勾着陆云熙的脖,凑着脑袋也过来看,从肩膀垂落的手指刚好碰到缩在男人怀里的丁宁宁的发,于是没忍住偷偷地摸了她的发几,心暗忖:唔,发质有差,估计是营养不良了,得好好补一补才行。或者待会就给她打一剂营养针?

    宁宁这是在安他吗?果然,就算过去了十年,就算她什么都不记得了,她骨里还是和从前一样,温柔善良,心怀怜悯。

    “谢谢。”陆云熙一张覆盖自己脸上,把脸上那些宣痛苦的清理净,恢复到一贯冷静自持的模样,对贺文轩一个冷矜持的商业假笑,“谁跟大哥说我是黑心商的?不好意思,商的良心已经被卖掉了,只剩一颗黑心,你想买吗?”

    如果他能更早一找到她就好了,光是看着这些照片就让他受不了了,难以想象,在他不知的时候,她到底受了多大的苦,又遭到多大的罪呢?

    难怪、难怪她会神崩溃,什么都不记得了

    旁边坐着的滕慕默默地递过来一盒纸巾,对两人的幼稚行径视若无睹,神自若,“陆总,脸吧。”

    编号07223,别女,年龄18(以上岛日期为准),168,重42,三维94/62/86(以离岛日期为准),血型,上岛日期20年6月12日,所有人小,指定调教师,指定调教项目完全犬化、群、兽,调教时一年八个月(所有人要求提供调教录像),调教费用七十万元,离岛方式寄卖,售价200万元,佣15%,买主·穆罕默德先生,离岛日期20年

    好不容易将那些照片翻完了,终于看到了底的一系列文字资料。

    好不容易丁宁宁终于对自己一丝亲近之意,却被人是打断了,陆云熙没好气地瞪贺文轩一,一掌拍开他摸的手,“文轩哥,非礼勿视、非礼勿言、非礼勿动,你都没读过吗?要不要送你一本礼仪全书?”

    近距离围观的贺文轩觉得自己被了一嘴狗粮,又觉得像是被迫生吞十个酸得要死的柠檬,一的酸味儿堪比陈年老醋,酸溜溜的说:“陆小五,看来你也不算单相思,人家你的嘛~”

    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一大堆丁宁宁十年前的照片,仍带有满满青气息的丽少女,被摆成各不堪目的姿势,被一不同、形状尺寸各异的大填满着上三张小嘴,有时甚至两一起挤前面的小,雪白的躯红痕淤青层层叠叠,浑都沾满了,就像纯洁无瑕的天使被鬼拖地狱里肆意凌辱,让她彻底堕落成沉迷只知妇,让人看得既心疼惋惜,又血脉偾张。

    他已经看不清那些几乎让他肝寸断的画面了,尤其是他竟然还在里面发现了好些动与她密纠缠在一起的影。

    这记忆、这记忆——想不起来也好,想不起来更好!即使她连他也一并记不起来了,但这样可怕的经历还是脆忘记了吧!

    虽然这么想好像不大好,但真他妈的太太艳太了~简直比妖还勾人~难怪陆小五这么多年来念念不忘~

    贺文轩只好投降了,“行、行,人在侧,你无敌了好吧!我认输~”

    陆云熙却是一张俊脸神冰冷郁,都快能砸落一堆冰碴了,地咬着牙关,一的血腥味和着唾沫咽咙去。

    被丁宁宁安了一顿之后,陆云熙那心理承受能力蹭蹭蹭的往上涨,虽然还是觉得难受,但即使再糜烂的画面都不能再扰他的心,无法再让他崩溃了。

    简直挑战正常人三观的烈恶意,让他差直接砸了手机。

    拿起被放在一旁的手机在手指间灵活地绕了一圈,他:“赶的,还看不看了?”

    贺文轩哑然失笑,痛心疾首,“陆小五,你真是学坏了!你从前不是这个样的!说,你是不是不我了?”

    陆云熙嘲讽地呵了一声,“文轩哥,好歹也有自知之明吧,我的人在这里呢~”


努力加载中,5秒内没有显示轻刷新页面!
【1】【2】

添加书签

1.30网址已经更换,请重新添加到书签

本站没名字,也没有app,只属于你一个人的站,贴吧微博与我们没关系的,别去分享讨论炫耀围观!!! 请添加本站到你浏览器书签里面去避免以后找不到

目前上了广告, 理解下, 只有这样才可以长期存在下去, 点到广告返回不了可以关闭页面重新打开本站,然后通过阅读记录继续上一次的阅读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