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笼而出(逆调教np)_11 caojin去应该很shuang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滕慕。

    也不知她在怕什么。

    他着桌站起来,难得的行动力十足,没有磨磨蹭蹭先敲金大一顿竹杠,“正好现在有空,你把她抱到我的办公室,那里有工,我先帮她把环都摘了,不然之后某些检查仪不好用。”

    没想到酒挥发的冰凉刺激得丁宁宁浑颤动了一,连带那对柔的大也跟着晃动一阵极为诱人的波,挂在环上的两颗小铃铛纷纷发串串清脆悦耳的声响,足以让任何看到这一幕景的男人燥。

    了院办公室里面的那个设备齐全堪比小型手术室的独立隔间,贺文轩上一次医用手,一边示意陆云熙将丁宁宁放到手术台上。

    调教师。

    贺文轩目不转睛地看着。

    着薄手的指尖轻心的那颗小红豆,因为穿刺其上的金属小环,被迫颤巍巍地探去,红红的缩不回去。

    见多识广的贺文轩对此倒是很有经验,实事求是地回答:“那些环应该没问题,一般不会成死扣,不然伤发炎坏死不好理。倒是刺青有麻烦,我需要先层测试,看能不能直接洗掉,但如果颜料染得太,可能就需要手术才能祛除。”

    贺文轩瞧着他那副柔的样觉得有趣,暗暗偷笑看似冷的陆小五竟然是个,一边一心二用,着锋利的手术刀麻溜地划过女人的衣襟,将那对形状极为完、丰满漂亮的大完全显来,夹住酒在其中一颗立的艳红上来回拭几稍微消毒。

    女人因为他碰的地方,没忍住又颤抖了一,并从咽一声压抑不住的,坠在环上的小铃铛也在晃动中发叮叮当当的脆响,因为在去,沾满了亮晶晶的,在灯光映照闪烁着细碎的光芒。

    陆云熙盯着手指上中规中矩没什么特的小卡片,思忖良久,终于拿起手机将号码保存来,然后将名片推回去给贺文轩,,“谢谢,我会试试的。”到底文轩哥是专业人士,他的建议他会优先考虑。

    贺文轩也无乎不可,“也行。”

    陆云熙想起了丁宁宁上那些碍的玩意,但他没在那个圈玩过,没有理经验,便直接问面前的这个医生了:“文轩哥,宁宁上那些能全清理掉吗?”

    真多。去应该很

    陆云熙不知这个他非常信任的世兄正在他光明正大地假公济私,看尖上的两个银环都顺利摘了来,没有伤她一肌肤,因此到很满意,又撩起丁宁宁宽松的裙摆,将她摆成双大张的姿势,整个完全暴在男人们的前。

    一边咬,那双漂亮的琥珀眸还一边默默地落着泪,丽的小脸上难得地浮现灵动明白的绪,充满了对前这个男人的怨愤,还有些许莫名的惧怕。

    一手握着丁宁宁那两只细瘦的手腕轻轻控制在她的后,一手搂住她纤细的腰肢,陆云熙在她耳边温柔低语,“宁宁别怕,我们不会伤害你的。”

    陆云熙低看看一脸懵懂的女人,摇了摇,“我还是抱着她吧,不然她可能会动。”

    “宁宁你怎么了?”陆云熙被她吓了一,担忧地叫着她的名字,但她没有回应,只是更加激烈地挣扎着,他怕她扭伤了自己,不得不松开了对她的钳制。

    不知被多少人过的呈现糜熟烂诱人堕落的艳红,两片泛着像蝴蝶翅膀一样外翻展开,心那张正在随着呼一张一缩、潺潺吐着的最隐秘的小嘴,那漉漉的是她正在发的最好证明。

    将小小的银环连带铃铛扔金属盘,贺文轩松了一气,暗暗咽了一唾沫。也不知是不是最近忙得没时间找女人纾解望,竟然对面前晃动的这对大了一旖旎心思来,没忍住又夹起一块酒在那艳红果上,一边想象自己的手指在上面会是什么手,一边暗骂自己禽兽,没有职业德。

    “嗯。”陆云熙,抱起丁宁宁跟在他后,往院办公室走去。

    贺文轩一地任她咬着,反正这小女人没什么力气,咬得也不痛,就是她坐在自己腰上蹭来蹭去的,咳咳,他忍不住的,产生了一些正常男人都会现的生理反应。

    陆云熙摸摸怀中女人的小脑袋,“那顺便给宁宁个全检查吧,所有能查的项目全查一遍,看有没有什么看不来的隐患。我希望文轩哥你能亲自为宁宁检查,可以吗?”

    然后重复步骤,继续另一边尖上的作业,在阵阵清脆的铃声中,同样轻轻巧巧的,顺利取另一个环。

    尖刺从穿透已经无法再愈合的小小来,贺文轩晃晃手中尖钳夹住的金属小圈,上面挂着的铃铛在叮当作响,他扬着俊朗的眉冲丁宁宁邀功似的笑了起来,“你看,顺利拆除啦~”

    “谢什么,都那么多年的老了,你也算是我看着大的弟弟。”贺文轩随意地说,瞅一他怀中安静几乎看不异常的女人,心中不免生起几分可惜和怜悯。

    贺文轩收回那些杂的思绪,仔细地研究了一那个小巧的环,找到暗扣后麻溜地用尖钳拧开,握惯手术刀的修手指又快又稳,眨间就将那个沾满的金属小环拆了来。

    难怪那么多主人会给自己的隶穿环。

    真。贺文轩不由暗忖,一边握着尖钳小心翼翼地扭开环上的暗扣,慢慢地拆开取了来。

    贺文轩答应得很快:“行啊。”

    不过再也是要拆来的,所有非清醒时自愿玩的,都是应该取缔的存在。

    偏偏那个不知为何突然发疯的小女人却毫不领,从他怀里挣脱后直接跨坐在他的上,胡抓动的双手在贺文轩那张成熟俊朗的脸上挠的血痕后,细瘦的手臂又握着小拳狠狠捶了他的好几,但似乎因为他的板太、她的力气又太小,没一会就放弃了捶他,改成抓起他一条手臂张咬了去。

    尤其前还有

    看得贺文轩眸一暗。

    真

    得到解放以后,丁宁宁就朝贺文轩扑了过去,让完全于懵状态的男人一个措手不及就被推倒地上,后背重重落地的痛楚让他忍不住呲了牙,然而就在那电光火石之间,他意识地用自己的作为坐垫,护住了扑倒自己上的女人。

    能让陆小五念念不忘这么多年,她当初一定是特别好、特别优秀的姑娘。

    他之前并不知丁宁宁连上都被穿刺了,不过转念想想也是,作为一条毫无人权的卑贱母狗,主人没在她那两片上也穿上几个环都算格外开恩了。

    完全没想到,本来一直安安静静、乖乖巧巧地偎依在陆云熙怀中任由他动作的小女人忽然就变了脸,琥珀睛死死盯着刚刚被摘取来的那个环,她猛地用力挣扎起来。


努力加载中,5秒内没有显示轻刷新页面!
【1】【2】

添加书签

1.30网址已经更换,请重新添加到书签

本站没名字,也没有app,只属于你一个人的站,贴吧微博与我们没关系的,别去分享讨论炫耀围观!!! 请添加本站到你浏览器书签里面去避免以后找不到

目前上了广告, 理解下, 只有这样才可以长期存在下去, 点到广告返回不了可以关闭页面重新打开本站,然后通过阅读记录继续上一次的阅读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