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笼而出(逆调教np)_10 原来她就是丁宁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那个向来端着一张贵冷艳脸、一本正经到无趣的陆总陆小五,居然抱着昨晚半夜里送来的奇怪女人,坐在多功能用途的小方桌前,一勺一勺地喂着她喝粥?脸上还挂着温柔得能滴的浅笑,满都是不见底的溺,这是天要红雨还是真的找到真命天女了?

    知他真生气了,贺文轩连忙举起双手投降状,“行、行,是我失言,陆总真男人,能对自己的选择负责,从不怨天尤人,真乃吾辈楷模。”

    他仔细想了想,面前的这个男人不仅是从小看着自己大的世兄,是可以完全信任的兄,也是一个专业准非常的外科医生,见惯各千奇百怪的病例,是他可以放心诉说的专业人士,于是决定如实相告,从昨天地拍卖场的重遇说起来。

    贺文轩有些生气,到底是怎样丧心病狂的变态,才会对一个无辜女灭绝人的事?完全摧毁她的人格,将她重塑成一条只知的母狗?

    他斟酌着说:“我认为,比起神科医生,滕慕应该更了解人犬这存在,他可能会知逆转的方法。”

    陆云熙握着女人柔的小手,觉到她掌心上的那层地面而形成的厚厚茧,不动声的敛眸掩去里面翻腾的火焰。

    不是说这个丁宁宁已经死了吗?原来还活着?哈,直接废掉陆家一个上好的从政苗还能好端端地活来,陆家的政敌们一定非常羡慕她。

    丁宁宁这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

    贺文轩认真地想了想,还真扒拉一个可能帮得上忙的人,他掏携带的名片夹翻了翻,然后从中一张在桌上推了过去,沉声:“陆小五,你可以试试联系这个人,他应该比神科医生更能帮得上你的忙。”

    贺文轩敲门走那个住院价格最的病房时,就看到让他十分诧异的一幕——

    “吃了。”大家都是熟人就不必过多的客了。贺文轩拉开椅坐在他们的对面,笑地托着,毫不掩饰自己打量的目光。“这位丽的小怎么称呼啊?昨天太晚没顾得上,该给她建档了。”

    想到昨晚急症室惊鸿一瞥的小饰品和刺青,贺文轩,觉得有趣极了,没想到陆小五原来真的啊,这会还秀上恩了。

    “丁宁宁,丁香的丁,安宁的宁。”陆云熙回答着,一边扯一张纸巾她沾到粥的嘴角,柔声问:“宁宁吃饱了吗?”

    贺文轩听得眉直皱,脸上一贯吊儿郎当的神不觉渐渐收敛了起来,他本来以为能听到一个有趣的大八卦,却没想到最后变成了一个无辜女人让人心疼的辛酸史。

    金光医院是整个市私密的医院,所有在职人员都签有保密协议,所以即使收费比一般医院很多,但不少不愿他人知自己特殊癖好的人们都会选择这里,所以他还真的见过不少因为玩得太而躺来的隶,但即使是隶,那至少还算是个人,还有独立的人格意识。

    陆云熙拿起名片仔细一瞧——诺亚医药研究中心,滕慕,他疑惑地看一贺文轩,“这也是个医生吗?”

    完全被洗脑的人犬——他还以为这只是个猎奇向的都市传说呢,没想到现实里竟然真的存在。

    “汪!”他怀里材单薄却拥有一对惹的女人朱微启发一声清脆的应答声,温顺安静但过于死板的脸让贺文轩挑了眉,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劲。

    “——无论如何,只要能治好她,多少钱都无所谓!”

    从小看着大的世弟弟这样一副压抑着痛苦和仇恨的模样,贺文轩看着看着,觉得这样的他有熟,脑袋中忽然灵光一闪,丁宁宁——他想起来了!

    “文轩哥,早。”陆云熙看到他来,只是随意地打声招呼,没有停给丁宁宁投喂早餐的动作,“吃早餐了吗?”

    贺文轩在电光火石间想非非,陆云熙却因为他的话而微微沉了脸,郑重地开:“文轩哥,我考考砸改读商科都是我自己的问题,与宁宁没关系,你别把莫须有的罪名扣到她上去。”

    丁宁宁呀,当年事闹得大的,她失踪以后,陆小五发了疯一样找她,绪不稳导致考失利,因此被陆家辈们判定心不行,于是放弃了本来让陆小五读人大、堆资源重栽培他走从政路线的计划,改而将他扔国读商科自生自灭,要不是后来陆小五表现,本硕连读只五年就拿到了,期间在国分公司的实习工作也得有声有,否则他早被陆家那些老嫡系,现在只能靠着信托基金混日了。

    贺文轩摸着,目光有些肆无忌惮地盯着丁宁宁丽的小脸瞧,好奇问:“她是哪方面问题了?我看着好像还行啊,安安静静的,一攻击都没有,跟一般的神病患完全不同。”

    贺文轩解释:“这是我在哈佛学医时的一个师弟,我们曾跟过同一个教授,不过我是外科,他主攻医药。重是,他还是个调教师,非常厉害,天价场费的那。”

    不过问题了呀~谁知这里有没有什么猫腻呢?十年不见人,突然之间冒来,异想天开谋论一,该不会是什么伪装成小白人蛇,正准备利用陆小五的关系网搞什么大事吧。

    还是陆小五那个不幸失踪十年的初恋。

    “乖。”眉目漾着柔浅笑,陆云熙低在她嘴角亲了亲,端起瓷碗三两喝掉里面她吃剩的瘦粥,才执起筷夹着属于他的那份已经凉掉的生煎包慢条斯理地吃起来,一边说:“文轩哥,你能介绍一个靠谱的神科医生给我吗?”

    到底是相多年的世兄,陆云熙也不想和他将关系闹得太僵,淡淡地,把走偏的话题扭回来:“那你有好的医生推荐吗?价钱不是问题。”

    不由惊讶地看向他怀里的女人,“她是你当年那个失踪的初恋人?那个让你由政转商的丁宁宁?”

    “给宁宁看的。”陆云熙低看着安静乖巧地偎依在自己怀中的女人,握着筷的手指,尽力控制住脸上的神,不希望一丝狰狞吓到她。“宁宁之前受了太多苦,导致问题了,我希望能治好她。”

    贺文轩刚从堂堂陆总裁竟然吃人剩饭的震惊中回过神来,目光诡异地瞅他一,调侃起来:“怎么,公司压力过大,陆总张还是失常了?”


努力加载中,5秒内没有显示轻刷新页面!

添加书签

1.30网址已经更换,请重新添加到书签

本站没名字,也没有app,只属于你一个人的站,贴吧微博与我们没关系的,别去分享讨论炫耀围观!!! 请添加本站到你浏览器书签里面去避免以后找不到

目前上了广告, 理解下, 只有这样才可以长期存在下去, 点到广告返回不了可以关闭页面重新打开本站,然后通过阅读记录继续上一次的阅读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