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在下(NP高H)_53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后来什么都吐不来了,就一直呕。

    一路上林甜甜都没有和林明祁主动说话,她心里很,非常,她可以忘记林明祁曾经对她过的事,但是昨晚不一样。

    林甜甜努力地说服着自己,狠狠地撕碎彼此的心。

    她此时什么都没想,只觉得脑海中空的,不知该怎么办。

    他一边拍着她的背,一边冲着外面喊了几声。

    林甜甜茫然地看着他,

    许久后,林明祁着放开同样气吁吁地林甜甜,的双带着一丝希冀。

    林明祁捂着自己支离破碎的心,腔里一地疼,他退后一步,死死地盯着面前这个女人,仿佛要把她的模样刻在心里。

    “亲兄妹又怎么样,我你啊,别拒绝我好不好,甜甜,我你,不能没有你。”

    这一周里她还没调整好自己的状态就发现林明祁从那天后就没再现过,没来过军,没回过林家,也没回过他们一起住的家。

    “甜甜你哪难受?”

    第一百一十章

    到了军,林甜甜独自在前面走,林明祁看着她的背影,忽然察觉不对劲,有一她会抛自己越走越远的错觉。

    “原野,安冷,秦非,过来一!”

    “你是我哥哥,我们是亲兄妹,我们这样是不对的。”

    几个男人知她只是过不去这个坎儿,她需要时间,也许时间久了,就好了。

    林明祁大步走也不回的离开了。

    林甜甜不知自己怎么想的,她只知自己和林明祁是兄妹,亲兄妹。

    林甜甜一直在吐,她最近都没什么胃,吃不东西,吐得都是

    “我在厨房鱼,她过来就吐了,我怀疑是闻着鱼腥味儿的缘故。”

    转三个月过去了,林甜甜显然恢复了很多,虽然还是时常想起林明祁,但不再是曾经那么惶恐。

    最近林甜甜总觉得很疲倦,经常犯困,几个男人看她状态不好,直接接手了她所有的工作,包括饭。

    他们不能在一起,也不应该在一起。

    和林明祁的那一晚,林甜甜如实地告诉了几个男人,宗域心疼地抱着她,问她怎么想。

   

    宗域心中有个猜测,只是一直没说。

    “林甜甜,你听好,我你,很!从你十四岁起我就看光了亲遍了你的全,你上哪个地方有痣我都一清二楚,我早就上你了,不可能放弃!林甜甜,你别想逃走!”

    男人的声音很脆弱,却带着一丝希冀。

    林甜甜看着他的背影,心如刀绞,落了一滴泪。

    亲兄妹本不可能得到祝福,只会在所有人的指指和厌恶地神中消磨着彼此的意。

    林甜甜被他着肩膀抵到墙上,心一片迷茫,她不知该怎么办,一个在亲哥哥都能获得快的女人,到底是有多无耻。

    原野也皱着眉,林甜甜是吃鱼的,以前从没闻着鱼味儿就吐过。

    林甜甜确实想躲起来,这么多年,她第一次察觉到自己也是弱的,会害怕,会不知所措。

    她睁着漂亮的双没有一丝神采,红轻启,嗫嚅着说。

    男人的声音低沉而定,沉的意中带着无法挽回决绝。

    就因为两人相同的血缘,他只能睁睁地看着一个又一个男人现在她边,自己却只能在暗默默觊觎。

    林甜甜觉得自己已经浪透了,任由在谁都会变成望的隶,她地厌弃着自己。

    林明祁笑了,笑得悲凉。

    “林甜甜,我你。”

    还是被拒绝了,林明祁笑得睛都红了,就因为血缘,所以不能接受自己,明明两人的那么契合,明明昨晚的时候那么缠绵,心都得到了大的满足,乃至灵合一。

    林明祁慌了,他上前拉住了林甜甜的手,不顾她的挣扎把她拉到一无人的拐角。

    “看,你有反应了,我也有。我想要你,只要看到你就像要你,想得发疼,这觉从你十四岁到现在,从未停止过。

    原野看得直皱眉,心疼地说:“因为什么吐成这样?”

    听他焦急地语气,三个男人放手里的东西飞速跑了过来。

    可是他们是亲人,林甜甜怕了,她不知该怎么办,不知该如何理和这个男人的关系,她很害怕,很惶恐,如果被父母知了会怎么样,无法想象其他人想看什么脏东西一样看他们。

    这天宗域在红烧鱼的时候,林甜甜路过厨房,闻到鱼腥味儿直接吐了来。

    林明祁失踪了,林甜甜是在一周后反应过来的.

    林甜甜的语气定,脑中却一片空白,她的确对林明祁有觉,两人接吻的时候,林甜甜才知自己的心变了,她终于知了自己已经上了林明祁。

    昨晚两个人都是清醒的,她耳边依旧回响着自己的浪叫,脑中不断回忆着自己抬起任他撞击,在他成一滩的片段。

    林甜甜狠狠地闭了,竭力压自己躁动的心,她咬着,艰难地说着:“我们是亲兄妹,不能在一起。”

    甜甜,我们灵魂已经被绑在了一起,别拒绝我,答应我好不好。”

    宗域抱起她快步走到通风的院,安冷端着一杯,秦非拿了一块巾。

    他一只手伸林甜甜的里,摸着她,另一只手牵着她的小手摸上自己军上隆起的形状。

    林明祁察觉到了她的状态不太对,一只手抓起她的,让她看着自己的双,一字一句地问:“林甜甜,你在逃避,接受不了是么?”

    他低,吻住了女人的,带着自己这么多年的和执念吻着她,大纠缠着她的小,一阵阵酥麻的电刺激着两人的神经,引起彼此灵魂的共鸣。

    林明祁的声音带着一丝颤抖,语气中有着的脆弱和祈求。

    说到底还是因为血缘,就因为着该死的血缘,自己卑微地了那么多年,从不敢更一步,就连神智不清的时候都没有彻底她的

    和心是骗不了人的,他们明明是相的啊,就因为是亲兄妹,所以不肯接受自己?

    厨房里的宗域吓坏了,忙关火跑到她面前,面焦急。

    林明祁不知她的心有多纠结,他只觉得自己终于拥有了林甜甜这个女人,禁锢着自己的枷锁被冲破,整个世界都明亮了,他忽然嘲笑起曾经的自己,怎么那么瑟缩,没有早早地吃掉这颗小团,任由别的男人抢了先。

    他彻底地消失在了林甜甜的世界里,无论如何都寻不到他的踪迹。

    宗域给林甜甜了脸,又喂她喝了,林甜甜这才缓过来一些。

    林甜甜心中满是无措,最后还是几个男人宽她,说林明祁可能只是想静静,时间到了也许就会现了。


努力加载中,5秒内没有显示轻刷新页面!
【1】【2】

添加书签

1.30网址已经更换,请重新添加到书签

本站没名字,也没有app,只属于你一个人的站,贴吧微博与我们没关系的,别去分享讨论炫耀围观!!! 请添加本站到你浏览器书签里面去避免以后找不到

目前上了广告, 理解下, 只有这样才可以长期存在下去, 点到广告返回不了可以关闭页面重新打开本站,然后通过阅读记录继续上一次的阅读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