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理课_05她一dian也不怜惜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听不什么绪。

    窦叔雁的手隔着裙到了人的,她微微,底人就发了受不住的呜咽声。

    窦叔雁的迈得很艰难,郎舟双手缠上了她左边的小抱住,的信息素无孔不地渗她的肌肤,她动不了了,也有可能是她不想动了。

    “行了,那钱也不用你还了。”窦叔雁绕过他走到玄关,背对着他打开门,“就这样吧。”

    “放手。”她咬着牙命令

    这气息是对最直接最原始的刺激,烈的腥味,带着一若有若无教人想要更多的甜香,偏偏郎舟着她面还不放手,某一瞬间,她甚至想带着他的手动一动来缓解她,但是她忍住了。

    郎舟的“谢谢”还没说,哐的一声,门关上了。

    “去。”她一也不怜惜地命令。

    她应该应该推开他

    窦叔雁勉来的度又蹭的一升了起来。

    绵绵的,很轻易就被翻了过来,满脸迷醉的神也暴在了窦叔雁,那只抓过她的手被他放在不停嗅闻,窦叔雁能看到他泛着光的白皙手指间快速闪过的一抹的背心卷上去一截,他白的腰肢,另一只手探里面,不知在里面动些什么,使得两条光的白互相绞动。

    她觉满屋都充斥着信息素的味,每一都是的,让她浑

    窦叔雁重新穿好了,理好裙,耐心地等候郎舟平复来。

    许多有文艺调的人将信息素描绘成某一香,或者某雅的藏品,窦叔雁以前觉得这很浪漫,这时候却觉得他们都在放,谁会闻到香发?还是说会对着雅的气息而

    被迫挑起,对她来讲是一奇耻大辱。

    与之相反,郎舟要狼狈得多,他糟糟的,因为刚才的咳嗽而满脸通红,角挂着泪,嘴上沾着白,背心松松垮垮的,拉链敞开着,布料透了,地毯上也都是可疑的

    “嗯。”窦叔雁应了一声就收回了脚,让人猜不她什么意思。

    窦叔雁闭上平复度,她瞥了一地上的,看他发抖的频率怀疑他是不是发了什么病了,但她不想伸手碰他,于是用穿着尖鞋的脚一拨,将他翻了个面。

    她觉到缠在她大上的手离开了,然后她的被拉了来,难耐的被一只手握住向扳,接着就被纳了一个得她想要化开的地方。

    她觉自己有些站不稳了,突然,一个温度更隔着过了她的带,电一般的快打过她的脊椎,她一晃,靠到了墙上。

    窦叔雁用脚尖挑起他已经了的,问:“了几次?”

    裙摆再一次被扯住,郎舟躺在地上,泛红的大睛乞求地看着她,里的手拿了去,起的粉,可怜兮兮地吐着歪在他小腹上。

    见站着不动了,郎舟的手小心翼翼地向上,躺着的撑起来,探了窦叔雁裙的裙底,向着他渴望的气味探去。

    这时她又变回了那个衣冠楚楚、在上的了。

    不知过了多久,等到她终于释放的时候,缠住她双的手便也无力地落了来,郎舟匍匐在地上疯狂咳嗽。

    这一刻,她再没有想什么要不要推开他之类的事,她只想得更

    她觉到自己了一个更、更的地方,四周都在他,她从来没有试过这个,信息素的刺激让她快翻倍,她觉得快极了。

    窦叔雁的裙里能看一个明显的人的上半廓。

    这里简直待不去了,她站起来想要离开。

    她的脚离开,郎舟又有些失落起来,他连忙整理好,期期艾艾地叫着:“窦总”

    窦叔雁觉那柔沿着她的小一路向上,那应该是他的手,她觉到有灼的呼洒到她的肌肤上,那吐息也向上移去,渐渐来到了她双之间。

    这时候,郎舟的胆又没了,他变回了之前那个羞涩自卑的前台,双手想要捂住却又不敢,鞋冰凉的让他想要发抖,他声音怯怯地回:“两次”

    窦叔雁丝毫没有顾及人的受,她找到了她觉得舒服的地方,就直接摆起来。

    “求您了”郎舟小声地噎着,“救救我吧您想怎样都可以”

    不得不说,郎舟这一招虽然劣笨拙,但确实让窦叔雁很不好受。

    但是天生不容抗拒。

    最终抵抗不过信息素的威慑,他慢慢松开手,整个人蜷缩到地上,脸朝抵在地毯上,垂的发丝盖住了他的面容,一阵阵颤抖着。


努力加载中,5秒内没有显示轻刷新页面!

添加书签

1.30网址已经更换,请重新添加到书签

本站没名字,也没有app,只属于你一个人的站,贴吧微博与我们没关系的,别去分享讨论炫耀围观!!! 请添加本站到你浏览器书签里面去避免以后找不到

目前上了广告, 理解下, 只有这样才可以长期存在下去, 点到广告返回不了可以关闭页面重新打开本站,然后通过阅读记录继续上一次的阅读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