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理课_03酒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正和别人谈着,她顿了一,似乎想要避开,郎舟发了一声轻微的泣,便不动了,任他靠着,一只手还拍了拍他的背以示安抚。

    满脸崇拜地看着她,用力,窦叔雁都能看到他的睛里亮满了星星,那是一个人对新的好生活的向往。

    看到她的时候,能觉到他的笑容更加喜悦,然后规矩地朝她问好,窦叔雁便也会回以微笑

    窦叔雁本来只是想随大礼貌地挑一个人坐旁边,也不用什么,陪酒就可以。她的手指本来要指向一个发的女,突然听到有人小声拼命地叫她:“窦总!窦总!”

    原来这就是,那么大,那么让人有安全,那么轻易就能安抚他他好想离她再近一

    这个略微熟悉的声音让她顿了一,她眯着睛看了看,手指一转,了旁边的那个男

    两个人的集并不多,窦叔雁忙起来便不太怎么能碰见他了,后来她忙完了这一阵再次路过前台的时候,发现那个男不见了,他的位置上换成了一个女

    一个辞职了,可能是他找到了更好的工作,也有可能是直接嫁人了,别人家的事,她不了,也没心

    “好了,别哭。”窦叔雁不动声地拍拍他的肩膀,想到印象中那个认真努力的,说,“我会帮你的。”

    她到有些惋惜,但也没有更多了。

    郎舟于她就是一个稍微有印象的基层员工罢了。

    那一刻,郎舟多日来的恐惧与无助一就被化解了,他一直绷的瞬间了气一般放松来。

    郎舟拼命嗅闻着那一丝信息素,不够,不够,他想要更多,他尝试着再散发一信息素

    一群和鱼贯走他们的包间,他们画着妆,穿着暴地站在那里供人挑选。

    窦叔雁这才知对方的名字,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快就辞职了。

    他无条件地信任她,窦总说帮他,就一定会帮他的。

    郎舟脑海中充满了劫后余生般的喜悦,过了一会儿,他突然意识到他就坐在窦总的旁,那么近!她刚刚还揽着他的肩膀!

    “对,对不起”郎舟惊慌地歉,“我发期就是这两天,有控制不住,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郎舟仰着脸看她,昏暗的灯光盈着光:“救救我,窦总他们,他们想在我发期的时候拍卖我,就是这两天了我不想,我不想呜呜窦总呜呜”

    一开始,她本没认来那个人是谁。

    窦叔雁看了他一会儿,那慑人的威压慢慢收了回去,就像刚才只是个警告一般,郎舟立从她怀里直起来,惴惴不安地在一旁坐正了。

    他忍不住轻轻扇动鼻翼去嗅闻,然而窦总似乎很克制她的信息素,他只能闻到浅浅的一层,然而就是这若有若无的一层都让他迷醉了。

    而窦总还是带着从容的微笑跟另一个抱着的男谈着,郎舟试图判别她有没有生气,但是他什么也看不来。

    他安全了。

    郎舟兀自偷偷惊喜着,他靠得这么近,好像都能闻到窦总的味,窦总的信息素是什么味呢?是亲切的、温和的、还是

    我竟然靠在窦总

    “那算不上什么。”窦叔雁摆摆手,“好好工作吧,想要在社会上立足,最重要的就是学习和工作。”

    郎舟红着脸,慢慢地,轻轻地将重心靠到了的肩膀上。

    她问这一块的张,张说:“您说那个郎舟啊?他一周前辞职了。”

    一势的威严瞬间将他压住一动不能动,郎舟白着脸去瞄,发现她正面无表地盯着自己,漆黑的睛似乎能看到他心里去。]

    这个正是郎舟,与窦叔雁印象中那个腼腆端正的前台不同,他画了妖艳的妆,上脐的背心,是短窄的,踩着跟鞋,形消瘦,神惊慌。

    同时他本人也非常上,对待工作也很认真,窦叔雁每次路过前台都能看到他颇为仔细地着记录,看到有人来往时会停手里的活对他们微笑。

    至此,这个前台渐渐在窦叔雁心中留了印象。

    郎舟在窦叔雁旁坐,众人谈的间隙,窦叔雁虚虚揽住他的肩膀问他:“怎么回事?”

    窦叔雁再一次见到郎舟,是在酒吧包间里和一群人谈生意的时候。

    在一次人不多的时候,窦叔雁随:“你家里的事已经解决了吗?”

    他快要发了,渴求的信息素是天,他宛如被冲昏了脑一般,偷偷地释放自己的信息素,回应也是本能,她的信息素宛如被饵料勾引来一般了一丝。

    他是个典型的,虽然格并不开朗,但是得漂亮致,声音清亮又,笑容甜亲和,前台接待有先天的优势。

    羞涩又激地回答:“是的,已经解决好了,特别谢窦总当时帮了我。”


努力加载中,5秒内没有显示轻刷新页面!

添加书签

1.30网址已经更换,请重新添加到书签

本站没名字,也没有app,只属于你一个人的站,贴吧微博与我们没关系的,别去分享讨论炫耀围观!!! 请添加本站到你浏览器书签里面去避免以后找不到

目前上了广告, 理解下, 只有这样才可以长期存在下去, 点到广告返回不了可以关闭页面重新打开本站,然后通过阅读记录继续上一次的阅读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