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草年年绿(古风路人N/P总受)》

添加书签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10pt

    12pt

    14pt

    16pt

    17pt

    18pt

    19pt

    20pt

    22pt

    26pt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六章 折辱、人尽可夫(高H)结局在彩蛋(第1/9页)

推荐阅读: 春草年年绿(古风  

几句话说得殷牧脸色稍霁,他这才转身望向崔皎然,却一眼望进崔皎然的盈盈双目里,不觉一时怔然。

虽然满心疑惑不解,但庄秀贤还是将这本他视为无关紧要的奏折带了进去,代为呈交给殷牧。哪晓得,正有一张大网等着他往里钻。

庄秀贤不解其意,但还是正声答道:“为陛下分忧,是臣等的本份。”

殷牧自从宠幸庄秀贤之后,就越来越少招幸男宠。本来大家都以为他只是一时新鲜,沉浸在折辱讨厌的人的快感里,眼见着殷牧对庄秀贤越来越好,大有独宠一人的架势,很多备受冷落从而心有怨气的人都坐不住了,纷纷到殷牧面前进谗言。殷牧自然大怒,赶得赶,罚得罚,但仍有那么多人不怕死地上赶来找他不痛快。真是可恨!

“陛下,忠言逆耳啊——”

崔皎然心机何等深沉,出头鸟都是让别人做,他不过稍微暗示一下,那些蠢货就迫不及待地跳出来。

庄秀贤满脸莫名,不禁抬起头直视殷牧,面色苍白地为自己辩解道:“臣是陛下的臣子,自然是为陛下分忧。敬王是陛下的亲兄弟,如今驻守边疆,劳苦功高,陛下万万不可胡乱猜忌,以至亲者痛,仇者快啊!”

见着崔皎然脸上的柔柔笑意,殷牧只是转过身去,略带气闷道:“你也是和他们一样,来劝朕疏远提防庄秀贤的吗?”

御书房内,殷牧将案上的奏章一扫而落,对着跪在下面的青年怒吼。

殷牧差点绷不住笑脸,牙龈咬得更紧,语声几乎从齿缝中蹦出:“庄爱卿是为朕分忧呢,还是为远在边疆的敬王分忧呢?”

庄秀贤也不知道怎么的,一个同僚突然就肚子疼,拜托他转交一本奏折,“我怕陛下等急了,怪罪下来,拜托你啦,庄大人!”说完,他就急着要上茅厕,一把将奏折往他手里一放,就跑得不见人影。

“来人!将他拖下去!”

此时他脑海中不禁冒出别人对他说的一句句话。

崔皎然不动声色地伸出双手,握上殷牧的手,缓缓道:“陛下不要为一些无聊之人的闲言闲语动怒,气坏了身子臣可就得心疼了。无论他人怎样说,只要庄大人一心向着陛下,那又何必理会他人的疯话?”

心底呵呵冷笑几下,就面带柔柔笑意,语声说不出的温柔道:“怎么会呢?陛下宠爱谁,焉有臣子置喙的道理?何况庄大人秀外慧中、才华横溢,也的确值得陛下喜爱倾心。看到陛下与庄大人相处融洽,亲密无间,臣只有为陛下高兴的份啊。”

这时,大理寺卿崔皎然款款地走进来,他竟然没有跪拜没有见礼,就那么直接走近殷牧。殷牧对此竟然也没有怪罪,可见在他的心里崔皎然还是有些份量的。

“对,只要他一心向着朕,那么朕自不必理会他人的话。”殷牧重复地喃喃自语道,却不见崔皎然眼中一刹那流露的仿佛毒针一般的光芒。

好、好,好你个庄秀贤!

庄秀贤看了看,只不过是敬王请示入京述职的寻常奏折,哪里就急着上奏了?虽然以前陛下与敬王同为皇子时两人互为皇位的竞争对手,但如今大局已定,一者为皇,一者远驻边疆,敬王又一直安分守己,并没听说边疆有什么异动。哪怕从前有什么龃龋,现在也应该放下了吧。

由于庄秀贤低着头跪在下面,并没有看到殷牧打开奏折后满面如乌云压顶般的阴沉。

“陛下,庄大人求见。”此时,内侍进来柔声通报。

“滚!都给朕滚!”

殷牧听到第一句时面色还稍有缓和,可听到后面脸色比之前还要差劲,就差气疯了。

殷牧皮笑肉不笑地咬牙道:“庄爱卿真是朕的好爱卿啊!”

第六章谗言、猜忌、折辱、人尽可夫(高)

青年长得颇为清秀白晳,此时他涨红了脸,颇为激动愤慨地站起来大喊道:“陛下,庄秀贤此人是个祸害!难道要等他助敬王打进京城来,夺了陛下的皇位,才来后悔吗?”

努力加载中...


【此章节需购买后才可正常访问!】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0.0936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