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嫂(1V1高H)》

添加书签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10pt

    12pt

    14pt

    16pt

    17pt

    18pt

    19pt

    20pt

    22pt

    26pt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6.朝堂上调情

推荐阅读: 皇嫂(1V1高H  

墨云州搂着怀里的人摆了摆手,旁边的太监连忙捧出圣旨,站在前头高声念起来,无疑是夸楼袂有多贤良淑德,各种颂词不要钱的往外念,最后来一句册封为后。

是药性,药性被他诱发出来了。

“唔”那处还肿胀着,被他这么一按立即有些刺痛,楼袂皱着眉歪倒在他身上,唇上的胭脂立即蹭在他颈侧,留下一道红痕。

楼袂被他盯着看的脸皮发麻,微微撇头躲开他视线,极轻的一声:“嗯”

为悦己者容,可墨云州已经不值得自己悦了。

他不敢大声说话,只好借着太监的说话声掩盖,低喝一声。

此刻被人拿出来放在台面上光明正大鞭挞,楼袂面色顿时一白,咬着嘴唇将手推在他胸口就要起来。

他抬起手,将头上那些沉重的饰品一一取下来:“近期宫中禁喜乐之事,还是不要过于隆重为好。”

楼袂觉得他简直不可理喻,还胆大包天,让自己恨的牙痒痒,可是又没办法违抗他,只能咬着牙忍辱负重。

楼袂身穿华美凤服,红黑的底,上面用金线绣出华丽的凤飞翱翔图纹,衣领和袖口皆用金丝缝边,红色的玉带束住不盈一握的腰肢。

楼袂何曾想,就因为自己,墨云州毫不避讳的和大臣对言,整个朝堂上的气氛因此而凝滞,他被迫坐在墨云州腿上,如坐针毡的频频想要起身,却被对方挟住腰身逃脱不得。

有人先一步开口了:“皇上,向来后宫不得干政,同理妃子不能与皇上平起平坐,哪怕是皇后,此举亦是逾越。”

楼袂羞耻的摇头,伸手抓住他在自己体内不停肆虐的手,喘息道:“千日媚”

墨云州板着脸故作正经的听着太监说话,贴着他滚烫的耳朵低语:“别动。”

下面的大臣看着他肆无忌惮倒在皇上怀里的模样,纷纷暗自在心中感叹,简直是世风日下,当这朝堂是什么地方了?

况且在位短短几日,他便能将宫里上下打理得井井有条,这也是诸多大臣自愿臣服于他的理由。

墨云州抬眸看过去,顿时便被勾的移不开眼。

常月低着头退到一旁:“可是皇上吩咐”

大臣被他冰冷如刃的目光看的心里忐忑,咽了咽口水继续道:“但此举实在有伤风化,对朝堂、对皇上的影响极为不好,臣”

墨云州听着此人的讲话,不知怎的忽而勾唇一笑,捏着怀里人的下巴,深深凝视着他:“你说,朕是昏君吗?”

他们一时都认为,肯定是楼袂媚乱了皇上的心,才导致他说出刚才那些话,无视朝纲。

楼袂只是冷着脸,神色太过于冷清,妆容又过于艳丽,以至于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冷艳不可亲近。

“有辱朝堂”

“皇上先是换掉宫女太监,又是将后宫嫔妃统统给先帝殉葬,如今还不顾朝纲规矩,不成体统的让妃子坐在腿上,难道就不怕被人诟病,说您是昏君吗?”

楼袂被他说的面色通红,埋首在他肩上不愿说话。

楼袂无助的低声喘息,旁边的太监还在一本正经的宣读圣言,他小声道:“不要弄了,嗯回去再”

墨云州这话说的十分直白,意思谁再有意见朕就送他去见先帝,此话一出谁人还敢反驳还真有人不怕死的站了出来。

墨云州抚着他的腰,在心里回味着柔软滑腻的触感,面上满是冷色的扫视下方:“只要朕还是皇帝,朝纲宫规都由朕说了算,谁有意见可以去和先帝说说,看他有何想法。”

鲜红的胭脂抹在唇上,勾勒出唇线与唇峰,楼袂的嘴唇薄厚适中,唇形好看的任谁都想一亲芳泽,尤其精心打扮后,粉白黛黑,唇施芳泽,美艳的不可方物。

“嘶”

金銮殿内,大小朝臣都到位,一身玄色帝服,头戴冕旒面色冷冽的墨云州高坐在上头,听着耳旁传来一声通报,然而一道倩丽的身影缓缓步入。

墨云州用指尖轻轻戳刺着,把小穴戳开一个小口,然后将整根食指埋了进去,被滚烫紧窒所包裹的感觉令他浑身舒适,想着若是将下体埋进去,只怕是更加舒爽。

墨云州嘴角的笑意越发深,捏着他的手凑到嘴边轻吻一下:“你说是,朕就是,朕甘愿做你的昏君。”

他诧异的挑眉,撇头看着怀里的人,低声问:“湿了?”

墨云州使劲在他丰满的臀肉上捏了一把,眯着眼睛道:“你再动一下,我就立即把你按在这里操。”

常月拿起一根根华丽的发簪,在他轻挽的发上装饰起来,口中道:“皇后不愧是襟国第一美人,这么打扮起来,说是天下第一美也不为过。”

墨云州将之搂在怀里,一把抓住他的手,紧紧包裹在宽厚的掌心,另一只手揽着他细瘦的腰,轻轻抚摸着,危险的眯起眼看向下面:“是朕允许他坐的。”

墨云州粗糙的大掌在他腰上抚摸了一会儿,然后往下滑,轻轻扯开裤兜边缘摸了进去。

墨云州的手指在红肿的穴口按压了几下,然后试探的戳进去一个指尖,楼袂顿时就疼的一口咬在他颈上,压抑住嘴里发出的声音。

下面的大臣惊骇的要死,听听这是什么话?这是一位明君应该说的话吗?

就好像是无心勾人,人心自乱。

啧啧

不管墨云州是怎么处理继位一事的,先帝辞世,按规矩来说应该举行国葬,操办丧礼,然而墨云州只让墨成风的尸体在乾清宫停留了两日,甚至连任何仪式都没进行,就将他和那群妃子一起入了葬。

楼袂都觉得自己没脸坐在这上头,那些大臣们或鄙夷或讥讽的目光几欲将他淹没,他手脚僵硬无处安放,偏偏都这种情况下了,那人还有心思玩小动作。

整理好着装后,楼袂在宫人的尾随下往金銮殿行去。

“这”

他脸上描画着精致的妆容,令在场之人无一不为之惊艳,尤其他神情冷淡的模样,看起来清冷而又魅惑。

楼袂吓的伸手去拍他,美目含怒的瞪他:“你疯了!”

墨云州为人行事虽然狂妄冷血,甚至可以称之为残忍,但不得不说,他确实有这样的资本,从他短短三日便将先帝身边的亲兵驯服一事便能看出来,他是一位天生的帝王。

但毕竟先皇刚走,宫中不宜举办喜乐之事,墨云州本想举行皇后册封之礼,却在众朝臣的劝说下退让一步,只走一个简单的过场。

楼袂一个清冷的眼神瞟出去,细长的眼尾往上挑着,看起来又魅惑又有气场,让人不敢违抗。

楼袂的腰被他狠狠掐了一把,疼的咬住下唇颤着身子,乖乖待在他怀里不敢再动。

墨云州勾起嘴角,手上的动作更下流了:“再忍忍,马上给你止骚。”

大臣们都低着头不敢吭声,听到这话纷纷在心头捏了把冷汗。

一时间,楼袂‘妖妃’的形象更是彻底落实了,甚至深入人心。

楼袂着装整齐隆重的缓缓走进来,步子很小,神情很冷。

借着前面玉案的遮挡,墨云州的手轻巧解开环在他腰上的玉带,找到缝隙钻了进去,在柔软的腰肢上摸来摸去,把怀里的人摸的红着脸扭来扭去:“不行,在朝堂上”

楼袂脚步一转听话的朝高处走去,墨云州往旁边走了两步迎接他,握住人的手走回帝座,自己坐下去的同时轻轻一拉,楼袂昨天才被他操软了的身子立马扑进他怀里。

楼袂看了眼旁边的凤座,不动声色的抿了抿唇,不是不敢违抗他,而是不想在众大臣面前拂了他面子,他心里已经憎恨死这个人了。

他神色冷清的坐在铜镜前,任由身旁的宫女有条不紊的为自己打扮整理。

楼袂还没向他行礼,就见墨云州缓缓起身,向着下面伸出手:“到朕这儿来。”

下面顿时响起抽气声,大臣们低头交耳的窃窃私语起来,看向楼袂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惑乱朝堂的妖姬。

墨云州脸上一本正经,手上却下流狭促,缓缓抽插了几个来回,突然感觉一股温热的液体顺着手指流出来。

那只下流的手极尽色情的揉捏他双臀,把他揉的都快坐不住了,随即缓缓来到他腿心处,顺着深深的臀缝往下滑,准确无误的按在菊穴处。

冰冷的视线像是一把利刃,瞬间就扎进人心里,大臣仓皇的跪落在地:“微臣不敢!”

册封之事从简,他只需去朝堂上走一趟,露个面便可以,没有太多繁杂的仪式,况且,他是先皇的妃,估计那些大臣对此也有异议。

楼袂薄薄的脸皮终是忍不住的红了,一半是羞的,一半是恼的。

墨云州抬起手阻断他言,没那个心情听他废话,沉下嗓音问:“张爱卿如此关心朝纲宫规,不如这个皇帝让给你来当?”

努力加载中...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0.3276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