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奇的秘密(Np,总受,双性)》

添加书签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10pt

    12pt

    14pt

    16pt

    17pt

    18pt

    19pt

    20pt

    22pt

    26pt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21 您好,女装大佬正在登陆(第1/2页)

作者:今夜看飞机 返回书页 评论此书 打开书架
推荐阅读: 辛奇的秘密(Np  

辛奇没有回学校,也没有回自己的住所,心情低落的他游荡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乱逛,一口郁气堵在心里始终疏解不开,路边的霓虹灯晃晕了眼,随便找了一间酒吧把自己的理智丢给了酒精。

“谢了。”辛奇略带感激的看着安安,虽然在这个都是男人的酒吧里气氛有些怪异,但是自己只静静喝酒,应该打饶不了谁吧。

趁热补救说不定还有戏,山不就我我就山。

独自一人趴在吧台喝酒,调酒小哥长得很可爱,一笑就有两个浅浅的酒窝,很勾人。

只可惜辛奇不懂情趣,怔怔的看着调酒小哥,喃喃道:“快乐的事?”

“呃,橙子我先走了,你俩有话就慢慢聊。”无辜同学申请退出群聊。

就在辛奇觉得胳膊都要酸了的时候,路澄终于说话了。

抬头望去,果然是路澄,跟他走在一起的人是他室友,也是自己班里的同学。

若不是那个不知名的小人,自己又怎么会遇到这么多奇奇怪怪的事?跟死对头纠缠不清不说,还丢了一个挚交好友。

“那不如做点快乐的事,你觉得呢?”小哥微微测过身子,一双大眼睛眨啊眨,睫毛长的像羽毛一样挠的人心里痒痒的。

漫无目的的穿梭在校园里,看着别人三两成群的嬉闹样子,辛奇的眼眶越来越发酸。

“你的事我不会告诉伯父伯母的,你放心好了。”

无辜同学负隅顽抗:“就不能是男票吗?”

只是去遍了所有的能找的地方都没看到路澄的身影,辛奇有些灰心丧气,自嘲起来,如果对方想躲自己,又怎么会被自己找到?

真丑。,

也没看来电显示,辛奇就滑屏接起电话,响起一个自己日思夜想的声音。

路澄见他点头勾了勾嘴角,却没有动,依旧站在那不发一语。

递过那个黑蓝色的背包,还是之前两人买的同款,辛奇努力扯出一张看起来很开心的笑脸;“你背包丢在我那了,怕你着急用,给你拿来了。”

说完拿过书包头也不回的走去学校,只留辛奇呆在原地似有所思,直到天色昏暗才离去。

红色的感叹号怎么看怎么刺眼。

“你是同性恋?!”

是林曦的声音。

路澄抬起头看着辛奇,直言拒绝,“不必了,有事快说,在这就行。”

为什么就控制不住精虫上脑了呢?

“我没有”路澄为自己发声,但是转瞬群里只剩两人。

“对对啊酒真的好好喝哦再来一杯”

辛奇思索再三,点点头。路澄现在对他的抵触情绪超过了自己想象的阈值,他不想让关系变得更恶劣。

略有些冰冷的手指像蛇一样让辛奇后知后觉的发了个抖,本来有些晕眩的头脑顿时清醒,随即向后坐直避开了摸自己脸的手,不可置信的看着调酒小哥。

“有什么事快点说,我一会还要回去做老师留下的课业。”路澄低着头并不看辛奇,脚尖踢着路边一个嵌进水泥路上的小石子。

想到这辛奇毫无后顾之忧的敞开了喝,就算有人不要命的喝,安安也不敢没命的给,调的酒大多都是后劲小的,只是度数再低也架不住量多,不消一会辛奇就呈现出了醉醺醺的状态。

他看起来好像不是很开心的样子,辛奇想,不过也对,没上来给自己一拳可能都是念着多年友情,还要什么自行车呢。

之前路澄站过的地方,那颗碍眼的小石头子已经被踢出去了,留下一个圆而深的凹洞,之前还在的时候像一个痘,现在看又像平滑的脸上多了一道疤。

“这么晚了你还在酒吧?只有你一个人吗?”林曦问。

声音略有些低沉,带着焦急。

调酒小哥听后一脸阴郁的看着辛奇,幽幽开口。

封照让自己赶走了,客厅里还留着路澄之前没拿走的背包,吃了一半已经化完了并欺凌,以及电视上硕大的,提醒着他刚才究竟做了多么愚蠢的事。

睡过去没一会,辛奇就感觉有人在推自己,迷迷瞪瞪的抬起头,就看到安安指了指自己的手机。

“大哥,这里是吧。”

有电话进来。

“嗯去哪不一样,都是借酒浇愁,我吃个亏,有人找你搭讪我就说今晚预定了,”安安狡黠的眨了眨大眼睛,“今天你想喝多少喝多少,我陪你。”说完怕辛奇不放心似的又补充一句。“我对直男没兴趣,你可以绝对放心你的贞操。”

正调情的人听到这句话,本来一张可爱的脸也瞬时古怪起来。

路澄怪异的看了他一眼,“你想对我说的就是这个?”

管理员路澄丢过一个白眼:“母胎何时有过女票?”

“我”辛奇张开嘴想要说,然而真见到了人反而不知从何说起,“我们去常去的那家冰淇淋店吧,好想推出了新款,我请你吃怎么样?”

无辜同学看向群主请求支援。

本以为今晚能钓个器大活好的1的调酒小哥心情已经极度不爽,看着辛奇这呆愣样更是烦躁。

“我骗你做什么?你看周围一眼不就知道了?”,

纵使一万次懊恼,既定的事实都已无法改变。

“既然来错地那我就走了,结账吧。”辛奇拿起手机想要结账却被安安拦下了,疑惑地看了一眼对方。

“不不会吧”

“你是直的跑这里来做什么?”

辛奇向前走了一步想离他近一些,却看到路澄随即向后退了一步,与自己保持方才的距离。

两人互相看着对方,一方欲言又止,一方冷漠非凡,诡异的气氛让多出来的那个同学看着两人尴尬不知所言。

“我?我在酒吧,这里好热闹,嘿嘿。”辛奇大脑基本已经停止思考。

“好了好了,你别哭啊,不就是走错地了么,放心我不说没人知道的。”叫安安的小哥无奈的安慰这个客人,毕竟辛奇的脸很是他的菜,吃不到看看也是好的,若是挂上泪花就不赏心悦目了。“不管是被男的抛弃还是女的抛弃,为了这种人都不值得,别哭了,看,那边开始跳舞了,今天是安子璐,呃,忘记你是直的了。”

“嗨好巧”辛奇笑笑也回以招呼,然后目光就放到了路澄身上。

想打招呼,却有些近乡情怯,不料那个同学先看到了自己,大声的喊了一声。

“辛奇,你现在在哪?”

“我没哭啊。”辛奇抬起头,脸上果然没有哭过的痕迹,安安囧。

辛奇听了只觉搞笑的很,“怎么,这年头直男也要被歧视不能去酒吧吗?”

立场换位的话,辛奇一时不敢想象自己会做出什么举动,但是他明白一点,就是这个陪伴了自己数十年的朋友,并不想失去。

“笑什么?你们怎么看起来都那么开心?嗯?”辛奇大口喝了一口酒,甜腻腻的酒精划过食道,在胃袋里才迸发后劲。

电话不接,再打过去就是用户已关机的提示音,微信更是不回,直到发了数十条消息之后看到那条“门前一个橙子树开启了好友验证,您还不是他的朋友”

介于熟悉和陌生之间的距离。

管理员路澄:“╮╯▽╰╭,⊙⊙?”

无辜同学弱弱发声:“我去找我女朋友。”

“有什么事你可以对我说说。”调酒小哥认真的看着辛奇,“感情受挫?”

进个酒吧都能跑错地,辛奇被自己的弱智行为击败,抱头抓挠自己的短发,肩膀也轻轻耸动起来。

笑尴尬的僵在辛奇的脸上,一鼓作气的心此时干瘪成了一个皱巴巴的塑料袋,终于明白什么叫自取其辱。

辛奇向四周望了望,果然都是男性,有的正在捕猎,有的已经钻到角落里急切的拥吻,之前一股脑闷头向里走,没有注意到这些情况,若不是调酒小哥,自己恐怕都意识不到。

管理员路澄试图挽留:“不是说好一起回寝室么?你一个人走什么?”

若不是。

辛奇喝着酒拿着手机不知道给谁发了一堆消息,嘴里不停地叨叨着令人听不懂的字眼,就这样一个人折腾来折腾去,没多久整个人就趴在吧台上不动了。

酒吧里很热闹,热闹却不属于他。

群主辛奇慈悲一笑:“我正好找橙子有点事,你先走吧,谈恋爱要紧∩_∩”

正自怨自艾的时候,忽然听到不远处一群人在说话,其中有个声音怎么那么像路澄?

“嗨,辛奇!”

“嗯。”辛奇心情低丧,感觉头有点晕。

辛奇一时没有拒绝,调酒小哥以为有戏,身子探出的更厉害,手指在辛奇脸上流连忘返,“你就叫我安安吧,我还有半小时下班,到时候想去哪里?”

“对啊,快乐的事,小0这么多,你条件这么好,还怕找不到伴吗?”小哥眼睛弯起来像月牙一般,伸出手摸向辛奇的脸,一脸着迷,“难得遇到你这么帅的,我今晚陪你开心好不好,都是陌生人而已,第二天你就会忘了我是谁,好吗?”

努力加载中...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0.3744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