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迷情》

添加书签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10pt

    12pt

    14pt

    16pt

    17pt

    18pt

    19pt

    20pt

    22pt

    26pt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烛阴篇(H)

推荐阅读: 武林迷情  

不过他似乎不很明白那是些什么东西,放在鼻尖闻了闻,我不知怎的心动了一下,就握着他已经粗硬发着热气的阳具,上下轻慢的亵玩起来。

出乎人意料的是,他什么也没做,只是循规蹈矩的走完了那些梦。但幽荧似乎有些生气,我明白他怕是在气恼这凡人不肯放弃过往的执念,但我不是很在乎。

我没想过我会死,死在狼子野心的凡人手下。

我手上渐渐没了力气,这龙把我弄得腿软,脑中只剩快要登顶的快感,哪还顾得上手上的动作。

烛阴还是专注的看着我,垂坠下来的头发被我喷溅上了精斑,但烛阴的表情还是没变。

我抚摸着他渐渐变得少有表情的脸,伏下我尊贵的头颅在他颊边落下一吻。他露出一个若有所思的笑,带点怀念的意味。

“嗯~”我舒爽的发出一声快喟,一手撑着烛阴的肩,感受那东西劈开我紧致的肉穴一寸寸的碾压进我穴的深处。

还真就是条龙,我想到,看到烛阴粉嫩的舌尖,又忍不住的勾过去亲吻。

其实仙宫很大,但消息却总是传得很快,我很快就知道幽荧去了那个凡人的宅邸。

凡仙和我们这些尊贵的神祈在天界是万不可相提并论的,我也渐渐回归到万年以来一直没有变化的寻常日子中,只是偶尔会看见那凡人慢慢从远处走过,捏着个白玉瓶子,到处寻找水源。

我便引导着他,用舌尖勾着他的舌尖,舔舐他的口腔。

我不是很理解他的做法,却知道只怕是在之前他和那凡人之间有了什么交集。

不过烛阴很青涩,不像是活了几万年的神祈。

我活过了悠久的岁月,从上古时期的沉寂一直到天地熙攘,其实我不怕死,但我又重生了。

烛阴是个没技术的,可他力道很足,那物又十分粗大,顶的我一颠一颠的,我莫名就觉得有点羞耻。

烛阴也没受过这等刺激,嘴巴张开,吐出粗重的喘息。

烛阴很容易就动情了,将我推到朱红色的宫墙上,和我激烈的拥吻着。

但是当我也站在那凡人的院中,看着他因为诧异微微开着的嘴唇时,心中一直以来疼痛的地方平静了下来。后来我也像那位上神一样开始出入这个凡仙的院落。

就像寂空和这凡人在这清冷了惯了的上界,慢慢的有了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某一天的晚上,站在已经完全凋零了的双生并蒂莲前,我看不分明这凡人苦恼的表情,抬起了他的下巴。

他宅邸的朱红色院墙蜿蜒到了极深的地方,这个凡人就站在那入口处让我回去了。

只是这凡人后来成仙了。

我后穴爽的流出许多汁液,淅淅沥沥的顺着烛阴穿刺的阳具流到他的大腿上。

他停了一瞬,放在我体内的手突然变成三指,也快速的进出着,在我后庭里钻刺。

?

那张正义凌然的脸,因为天宫中的一成不变的幽冷,在被漠然一丝丝侵袭,寡情的嘴唇让他看上去疏澹的就是个中规中矩的仙人模样。

我享受这种被人一心一意注视着的感觉,就心痒痒的凑近了,在烛阴困惑的神情里,清浅的和他交换了一个亲吻。

我只能仰着头,大口大口的喘气,看着现下暗沉沉的天幕,被灰黑色的飞檐遮住一角,提不起气力。

烛阴接吻时不会闭眼,他也学着我脱去了我的衣裳,不过他来的更加直接,他的手在我背部逡巡了一阵,便直直的向下去,伸进了我的股沟。

这样很奇怪,我明明是想祸害这纯情的神祈的,反而现在被牵着鼻子走了。

“就是喜欢。”我轻轻的抚摸着烛阴赤红缛袍上的毛领,“也就是说,你看见我时,心里会有喜悦,或者酸胀的感受吗?”

我高潮时,看着烛阴的脸,他猩红的兽瞳即使在射精时还是明亮、干净的,我指望看着一张意乱情迷的脸,但没有。

他猛烈的抽插,不经意的蹭到了我最为舒爽的那处,我甚至还没来得及呻吟,突然就泄了,内壁也不由自主的使劲痉挛,我能感觉到我体内的穴肉使劲的箍着烛阴的肉棒,随着他的动作在不断套弄那硬邦邦的阴茎。

我已经许久未与人欢好,因此烛阴的手移到我后穴处时,我体内复苏的情欲来势汹汹,实际上,已经有淫荡的粘液流出体外了。

该死的共情效力让我杀不了他,又忍受不了怒气,所以在林不语找到我说让我去往金屋和这凡人交合时我去找了寂空。

“什么是心悦?”烛阴不太明白,我看得出来,他是个好神仙,却对人情世故一窍不通。

——

可我看见的那双眼,带点怜悯的讥诮,却不是对着我,像是在自嘲。

和沈恨水真像,我不想这样不公平的评价烛阴,但他确实让我想起了那朵赤红莲花。

我让寂空找到了幽荧去往金屋,实际上我也想看看,如果这凡人发现可以通过幽荧的梦回到过去改变些东西,他会做些什么。

烛阴的鼻息喷在我的脖颈处,我被冰冷的宫墙冰得凉了下去的身体因为这炽热气息的靠近被轻轻烫了一下。

说来这凡人与我有仇,但我和他也不过只是陌生人的关系。

“嘶这是什么”烛阴被这么一夹弄似乎也受不了了,我听他这么一说,有些想笑又忍住了,怕打击他的尊严,结果他就把一大泡浓精使劲的冲射进了我的穴里。

我想我体内应该是极湿热的,因为烛阴的阴茎变得更硬了。

“你好干净。”我不知是因为两次射精脑子有点迷瞪了还是怎么的,突然就说出了这话,甚至凑过去使劲嗅着烛阴身上的气息。

?

烛阴篇

损失了神格,残破的身躯让我恼怒。我是上古龙神,竟有凡人感这样挑战我的权威!

我看着他没有悲喜的脸,感受到一种酸涩的痛感从胸膛里流泻出来,那我就回去了。

鬼使神差的,他登上升天梯那天我去接了他,在众仙人好奇或疑惑的视线中将他送到了他新的宅邸。

烛阴身子抖了一下,我看见他嘴唇抿了抿,他就把手往我那穴心里面走。

说是为了给他带来救赎,其实是我怕我会忍不住杀了他。

“酸胀感这原来就是欢喜吗”烛阴专注的看着我,螭龙冠下,垂下的一缕发从前胸处垂坠下来。

我说过,我喜欢他专注的模样,所以我替他褪下了华丽的衣裳,手掌在他后背鼓励的轻轻抚摸着。?

“嘶”这下换我发出声了,他阳精射精极为漫长,阳具不停的在我体内跳动,并且马眼还正对着我最敏感的那处,让我给刺激得又硬生生射了一回。

于是烛阴就把我腿架了起来,让我双腿环在他的腰上,我有些激动,又担心禁欲这么多年的龙神大人不知怎么弄,就握着那粗长的东西自个儿塞进了后面的肉洞里。

我想撕碎了这可恶的人类,但可恨的是我吞食了赤莲的莲心,我对这个龌龊的凡人生出了该死的不忍。

后面的事全凭本能即可,他开始毫无章法的抽插。

“你难道心悦我吗?”我嘴角的弧度明明已经延展出去了,可是又冻住了。烛阴猩红的眼还看着我,他瞳孔里的我清晰可见。

我知道烛阴一直在看我,所以我就想趴在他的肩颈处避开他火热的视线,但烛阴却将我牢牢的抵在墙上,双手撑在墙壁,使劲的操弄我。

我舒服的闭眼吟哦。

我用拇指揉捏着手中圆柱体的顶端,那里有一个小孔在不断开合,我坏心的用拇指肉堵住了,感受那小孔挤弄着我手上的肉,另一手则快速的替烛阴手淫起来。

不过,除了淫靡的精液味,我什么都没闻到就是了。

“你”我视线有点模糊,这人上来就把二指亡我体内塞去,心急的让我久旷的身子都软了。

我不喜欢,我皱了眉,他不该是这个样子的。

努力加载中...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0.2028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