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可辱(双/美强/年下)》

添加书签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10pt

    12pt

    14pt

    16pt

    17pt

    18pt

    19pt

    20pt

    22pt

    26pt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我养了一只小龙(2)(3)

推荐阅读: 士可辱(双/美强  

他又高兴又有一丝私心里的不舍:小龙痊愈后就要走了,他们没有几天可以相处了。

它真是一只多愁善感的爱哭小龙。

呕,这是什么直男品味。小龙气得喷鼻,但感受到软软和和的羊毛茸茸地簇拥着自己,它又舒坦地躺倒了。沈劲松试探地靠着小龙的软肚子,小龙纵容了他的越矩。

室内没有开灯,昏沉沉的客厅里只有电视机亮着,小龙玉体横陈在沙发上,等他等得睡着了。黑黢黢一团,像个自暴自弃的肥宅。沈劲松笑着去搂它,用自己的脸去蹭它的脖子。小龙喷着鼻子,像是不胜其烦又像是宠爱有加,慢慢地伸出翅膀盖住他的背,似傲慢的君王慰问忠实的仆人:你辛苦了啊。

小龙勉为其难地食用了人类的供品(?),开始饶有兴致地观察沈劲松,作为饭后消食活动。

洗完了澡,沈劲松把龙用最大号的白毛巾裹起来。两百斤的龙体重和一只雌狮相当,但看起来比狮子小一圈,顶多是只大狗,大概是因为尾巴、翅膀和角都太重了吧。沈劲松不忍心让小龙走路,把它扛回了床。床自然是单身汉紧紧巴巴的大小,平滩了一只洗完澡后柔若无骨的龙饼后,连屁股坐的地方都快没了。

但它现在还太小了,不能严丝合缝地藏住沈劲松,它不由有些丧气和愤怒。

沈劲松检查了一下它的伤口,有点吃惊于它的恢复速度:才一天,那么深的伤口就结痂了。

它看见沈劲松从购物袋里掏出一条红围巾,系上它秃秃的一圈脖子,“你这儿没了鳞片,我怕你冷。”

但活在世上,总要守住点什么。

他们依偎着看了一个电影,电影里小狐狸对小王子说:“我也只是一只狐狸,和其他成千上万的狐狸没有什么不同。但是,如果你驯养了我,我们就会彼此需要。对我来说,你就是我的世界里独一无二的了。”

麦田里又只剩下小狐狸了,风吹个不停,沈劲松听到小白龙拼命抽着鼻子,掉下大滴大滴的眼泪。

可是它还是难免狐疑:这个人为什么对我那么好?他要干什么?

沈劲松不断摸着它,心都化了。

第二天沈劲松去上班,他害怕小龙孤独,特意打开电视调到动画片频道。小龙眼神恼怒地威慑他:谁是要看动画片的小宝宝。

他在心里再一次感恩。

阴雨霾霾的秋天,他的骨头已经有点疼了。他不再年轻,但也不算老,生活的消损对他而言格外严酷,他像一枚被过度使用又从未加以保养的螺钉,坏了就被扔掉踢开,无人察觉也无人怜惜,连他自己也是麻木的,不知道昨天和今天有什么不同,不知道明天醒来的意义。

(2)

它痛得瑟瑟发抖,眼泪汪汪地蜷成一团,把受伤的翅膀藏在身下。沈劲松冷冷扫了一眼已经锈蚀的两指粗铁钉,然后再固执地去摊小龙,好言好语地哄道:“还有一只翅膀”

但那个人类肯放它回家么?它阴沉地思索,从昨晚来看,对方的脾气很好,可不代表他没有恶意。也许他有什么更恐怖的计划,比让它画画和踢足球更卑劣,比被凿穿翅膀和生拔龙鳞更痛苦。

它在家里憋了一天,孤独又寂寞,其实异常粘人,但尊贵的龙是不会承认这点的。

可一个龙在家真无聊啊,小龙在狭窄的屋子里转来转去,耷拉着的大尾巴像个拖把,跟它的主人一样垂头丧气。小龙用爪子戳开后门,后院很破旧,堆满了烂掉的落叶,工业城市天总是阴阴的,空气也有刺鼻的味道,小龙没有一天不想打喷嚏的。

他一天又一天活着,倒也没有胡作非为,他素来踏实严谨,保有不合时宜的尊严和正义感,这使得他总是会被排挤和暗算,但也有格外敬重和喜爱他的人。他保护弱者和被损害者,他们中亦有回馈以真挚的谢意和光荣的扞卫的。

也许正是因为他守住了,所以上苍才赐给他这只小龙。

小龙不解而疲倦地看着他忙里忙外,然后终于看懂了。它的尾巴一勾就缠上沈劲松的腰,龙都是这样卷走猎物的。接着它就像恐怖片般把沈劲松拖回了床,不过沈劲松并没有像傻瓜主角那样做无畏的挣扎,他立即微笑着抱住小龙,举止间也有一丝不舍分离的亲密。“我们两个睡不下啊。”

也许这就是微末人生中的意义,即便被看作无谓的坚持,乃至冥顽不灵不识时务。

沈劲松想:这便是我不给你取名字的原因,因为他们注定要分离,所以不能驯化这只小龙。

一直都是独眠,这样被搂着睡觉的感觉还是第一回,有种说不出的温馨和安心。

结果人类笑起来,一点都不生气。反而趁机揪住尾巴尖尖,从下到上撸了个遍。

龙把尾巴对着它,像不肯打针的小孩。过了一会才鼓足勇气,怯怯地伸出另一只翅膀,梗着脖子,像是要英勇就义般悲壮。沈劲松忍不住摸了摸它的脑袋,然后一鼓作气把另一枚经年累月长在肉里的铁钉抽出。小龙这回只是呜咽了一声,依旧痛得哆嗦。它把脑袋埋进沈劲松怀里乱拱,像是求安慰般。

沈劲松倒是哭笑不得:这样自己还真像一堆被恶龙占据的财宝不过龙真是暖和啊,肚皮也软软的样子。

小龙好大一只,它把头咣地藏进水里,水就从浴缸里一下子哗哗溢出了。画面有点好笑。但沈劲松看见龙拱起的背一耸一耸的,像只狂暴的猫。沈劲松不忍又怜爱,一下又一下顺着龙背,像小时候妈妈安慰自己那样。

沈劲松因地制宜地坐了半个屁股,毫无征兆地快速将铁钉从骨头缝里拔出来。小龙嗷的大叫一声,喷出一只奄奄一息的小火球,虽然不足以引发火灾,却把墙顶熏黑了。

他打算打个地铺将就一下。

惴惴不安的小龙不敢再轻易相信任何一个人,它决定通过刻意的挑衅行为来实验一下。

尾巴不能乱摸的!这就像直接摸那里一样!!!真没礼貌!可恶!粗鄙!放肆!没家教的裸猿!

小龙想回家了。它到现在才突然意识到,再也没有锁链能够束缚它了!它试探地扇动了一下翅膀,立马疼得呜咽。即便如此,它也感受到了风,寒风自北方而来,穿彼漫漫荒凉大陆,冰雪的气息,故乡的气息。假以时日,它将重新振翅翱翔于这万里长风里,扶摇而上重返故乡。

估计最多一个月就可以完全痊愈了。

它冷眼待看人类的反应,会不会恼羞成怒地殴打自己呢?它在心里不屑地想。

(3)

小龙的脸一下红了(如果你能看得出来,毕竟龙都是皮糙肉厚的)。

沈劲松买了大包小包的东西,艰难地推开门。

才不是理想龙居环境。

他把还睡得浑浑噩噩的小龙抱起来,为了小龙他特意买了海鱼。童话书里写白龙生活在终年覆盖冰雪的大陆上,最喜欢吃各种鱼类。沈劲松知道他能买到的鱼一定早已不新鲜了,但还是愿意花大价钱给小龙买鱼吃。

小龙越想越害怕,它的害怕源于未知。它怀揣着迷茫,不知道等待着自己的将是什么。它早已明白,人心之险,险于山川。但当它想起那个人类温柔的抚摸和有力的拥抱,又有了一丝期待和一种陌生的甜蜜感。

小龙目光炯炯地瞪着它,像在说:“我说躺得下就躺得下!”它不耐烦地用尾巴和爪子摆弄着他。最终变成沈劲松侧躺着,然后小龙从背后盘住他的姿势,尾巴缠着,翅膀盖着。

它的尾巴摇摇摆摆拍打着水面,溅起的水花扑了人类一脸。

他又把小龙填进浴缸里。小龙喜欢水,温暖的水波将它柔和包围,它翻着肚皮眯起眼,任由人类把它身上板结的泥泞一点点洗掉,不由舒服地哼哼,就连伤口浸到水的疼痛都感觉不出来了。

料理完伤口已经深夜,一人一龙都精疲力竭,小龙更是被这些陈年旧伤折腾得脑袋都撑不起来了。沈劲松明早还要上班,他从衣柜里抱出铺盖——虽然房子很小,但因为经常接济无家可归或是欠租的朋友,所以有备用的床具。

它脸红红地挪开眼,盯着浴室的天花板,天花板脏脏的矮矮的,多年藏污纳垢,老旧的电灯泡一闪一闪。水那么温暖和温柔,可是裸露在外的皮肤仍能感受到深秋的寒意。它把自己的脸也埋入水中,眼泪化在了水中,谁也看不到,谁也发现不了。

努力加载中...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0.2184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