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头三尺有神明》

添加书签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10pt

    12pt

    14pt

    16pt

    17pt

    18pt

    19pt

    20pt

    22pt

    26pt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一(开胃菜,藤蔓触手,捆绑,失禁)

推荐阅读: 举头三尺有神明  

“啊啊唔、嗯”林渊目光溃散,大张着嘴无声地尖叫,那液体黏腻而冰凉,打在高热的内壁上差点刺激的他又一次高潮。

那藤蔓用力顶了几下,似乎放弃了这处小口,转而进攻林渊上边的嘴。

两道声音截然不同,前者低沉,后者带着些笑意。

“啊唔嗯——”嘴里被湿润的藤蔓塞住,不断灌入清甜的液体。

“喂——!”他猛的站起来拽了包就追上去,那猴子速度不快但胜在灵巧,一会儿像是累了似的停下来,一会儿又嗖的一下跳没影了,跑了许久,连根猴子毛都没摸到。

两粒乳头被吸盘包住猛吸,又被牙齿似的硬物咬住,很快便肿起来,细细的疼里带着潮水般的快感。

两人身上的衣服在刚才就已经随着周围的环境一起消失,抱着他的白珏用手指插入湿软柔嫩的后穴里搅动几下,一旁看着的白枫走过来把他提起,对着白珏火热的巨物就往下按。

林渊迷茫的看着他们,没听懂。

不等人反应,更多的树藤从四面八方伸过来,缠住他的手臂、腰、小腿,以双腿大敞的姿势把林渊抬起来,一根树藤温柔的抵住他的背供他支撑。

林渊四肢被束缚着吊在空中,只能顺着藤蔓猛烈的抽送不停向前,却又被其他藤蔓牢牢抓住,体内硬物进的更深,无法逃离。

那藤蔓飞快的耸动起来,每次出来都只剩个藤尖儿,又猛的进到最深,扭动一番再恋恋不舍的出来,如此反复。

“哈、哈啊不,不要、唔——哈”

林渊从余光看到一根树藤把他的背包放在干净的地上,刚松了口气就被扯开衣服,极少见光的乳头被风一吹一下子就挺立起来,泛着漂亮的红。

树藤察觉到什么,一条细小的藤蔓从交合处的缝隙探进来,顶端化成吸盘朝着前列腺点就是猛的一吸!

笑着的男人俯下身亲吻林渊潮湿的额头,回答:“当然可以他很耐操的,对吧小渊?”

“啊——哈啊”那树藤突然擦过肠壁上的敏感点,林渊猛一颤,嘴边含不住的唾液垂下,全身都浸在飘飘然的快感里,竟是又射了一回。

“啊——太、太大了不要”

那是只手,林渊一惊,脑袋清醒了一些,下意识把手缩回来,却被那只大手一下抓住,挣脱不得。刚想张口说些什么,就听到有个男声说:“你给他喝太多了。”

两个吸盘凑上来,吸住林渊两粒殷红的乳头,他全身猛的一颤,在缠住肉棍的树藤的帮助下竟是直接射了出来!

“那不是挺好?”

林渊闭着眼睛,捆了他一个多小时的树藤终于舍得放开,雪白的皮肤上被勒出一道道红痕,愈加色情。几根藤蔓组成吊床似的东西垫在林渊下边,隔绝满地落叶与泥土。

正当他喘气时,一根树藤突然卷住林渊的手腕带着他向前走。林渊心里疑惑,那根树藤像是有了人性,居然能自己动起来。

林渊攒紧了手上早已没信号的手机,拄着根地上捡来的树枝慢慢的走。

这人有一副天神眷顾的相貌,微微上挑的丹凤眼配上金丝眼镜,嫣红的唇微微抿着,俨然一个禁欲美人。

最后两个字低沉悦耳,林渊听了竟是一阵战栗。

树藤将他翻过身来,面朝下屁股翘起,平时只进不出的地方被粗大的树藤抵住,试探性往里面挤。那朵漂亮的花不住收缩,干涩又紧致,半分都进不去。

林渊努力睁开眼睛向上看,只见到两个穿着时尚的长发男人盯着他,一个冷着脸,大概是第一个说话的,另一个微笑着,约莫是后者。

玉茎被堵住射不出来,林渊在几根藤蔓同时攻击敏感点的情况下用菊穴高潮了,肠液从交合处不断渗出,流到大腿内侧又滴到地上。树藤似又涨大一分,狠狠抵到从未有人碰过的深处射出透明的液体!

“啊啊啊啊啊——!”林渊大叫出声,脸上泪水唾液还有树藤渗出的催情液体糊成一团,连眼镜都溅上几道黏腻的水痕,小肉棒在无人爱抚的情况下直直射了两三回。最后射无可射,淡黄色的尿液喷出来落在地上。

“好痒热”林渊迷蒙着眼睛,金丝眼镜后边漂亮的眸子里水雾弥漫。他伸出手试图抓些什么来解决这股痒意,却碰到软乎又温热的东西。

雾愈加浓了。

“我叫白枫,欢迎来到白山。”一直微笑的男人凑到他耳边说了句。

林渊只觉一股快感从尾椎升起直击全身,四肢酥软,被树藤缠出一道道红痕,衬着泛着红的皮肤,更加色情。

“他这时候也听不懂了。”男人把他抱起来,一念之间,周围就一片空茫,什么都没有,只三人身下有一张大床,“我叫白珏,不要忘了,小渊。”

“什,什么?”林渊大睁着眼睛,有些害怕。下身半硬的小肉棍被树藤圈住摩挲,顶端的小口也被搔刮着,流出几滴晶莹的液体。

树藤离开被弄的有些红肿的小嘴,为他涂上能治愈外伤却催情的树汁。那嫣红的小口一张一合,似乎在邀请肉棒进入。

忽然,一根细藤凑到他肉棍的小孔前,试探着抽送几下。沉溺于快感中的林渊一点都没注意到,依然喘息着吞吐后穴里的巨物。

林渊整个人陷入疯狂的快感中,菊穴里的树藤还在快速耸动,乳头和前列腺都被吸住,快感如一双大手将他包裹在内。

“唔嗯——什,什么?不要、不唔——”

他本是与朋友来这儿野营,听山下的老人说这山上有神仙居住,还有雾气缭绕的亭台楼阁。面上不屑心里却好奇,就有了现在这幕。

“他受得住吗?毕竟还是凡人。”冷脸的男人问道。

全身好似被火灼烧,又不觉得疼痛,只有火焰的热度遍布全身,身体里渴求着什么,菊穴里不断吐出黏液。林渊忍不住合上双腿,一只手握住因为射了太多而软垂的肉棒,摩擦着试图缓解这股瘙痒。

“唔、不”两根细藤缠住林渊胸前两粒挺起的小豆子,那连自己都没怎么碰过的地方敏感的很,林渊一下子就轻哼出声。

那根细藤趁着林渊高潮的时候钻进尿道,很快就深入到尿道里的前列腺处,敏感点被细藤不断攻击,另一头还被吸吮着,林渊浑身抽搐着被送上了高峰!

一直抵在菊穴入口的树藤趁着人高潮的时候一举插入,惹得林渊又是一阵猛颤。

林渊此时已经意识到即将发生什么,奋力抵抗,却碍于抵在喉头的藤蔓,只能顺从的全部喝下去。明明是冰冰凉的东西,喝下去却只觉得浑身滚烫,脑袋昏沉,后穴不断张合,吐出晶莹的肠液。

他刚拆开一个面包,耳边倏地传来刺耳的叫声。林渊刚抬头,手上的面包就被不知哪儿荡来的猴子抢走了。

雾倒是有了,但建筑物连一角都没见着。白色的雾气浓稠似牛奶,林渊在这树林里转了足足有两个小时都出不去,只得找了块落叶不多的空地坐下来休息。好在包里还有几块面包和两瓶矿泉水,不至于饿肚子。

林渊被树藤弄得脑子一片空白,一心只想着如何获取更多快感,扭着腰迎合着疯狂耸动的树藤。

努力加载中...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0.1560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