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春满楼(双性)》

添加书签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10pt

    12pt

    14pt

    16pt

    17pt

    18pt

    19pt

    20pt

    22pt

    26pt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濡马(双*木马游行,被折扇玩弄当众**)

作者:抹茶蟹黄糕 返回书页 评论此书 打开书架
推荐阅读: 媚春满楼(双性)  

人群中有人高叫道:“呿!什么游街示众,看这骚货被木马插得淫水直流,一幅马上要爽丢了的样子,怕不是求之不得呢!”

少年尖叫一声,饱受蹂躏的阴蒂被拖出半指长,又猛地弹了回去,却已经缩不进阴唇之下,如同一颗熟透的葡萄粒坠在他花穴之上。穴里的淫水早就淌了满腿,欲求不满地急速张合,迫切需求什么东西来填满凿烂它。少年双腿绷直,近乎崩溃地颤抖着,被悬在高潮的丝线上摇摇欲坠,陆蓟则不慌不忙地弯下腰,朝着他的阴蒂呵了一口气。

“这算得了什么。”陆蓟不以为意,只道,“楼中何处可以更衣?”

陆蓟在木马身前站定,只略一垂眼,就能将那两只嫣红鼓胀的穴眼尽收眼底。他缓慢抬手,却不是要触碰那两口淫穴,而只是将手中合拢的折扇按在了少年阴唇上方,已经肿胀成熟的阴蒂上。

于是浑身赤裸的少年被人用麻绳捆缚住,一双奶子被仔细勒住,双腿被拉扯大开,吊在了高大的马头上。他纤细小巧的阳具被麻绳死死勒住根部,束在了小腹上,一双刚刚被木马刑具凿开来,尚合不拢的殷红穴眼就被堂而皇之地展示在众人眼前,还一股股地淌着浓白的精水。

这场景令在场的所有人看得眼热身硬,那汉子则表现得怒不可遏,连声叫人把他吊在马头上示众。

陆蓟收起折扇,轻笑道:“呵口气就能潮喷,果然是个下贱骚货。在下略尽薄力,还请诸位各尽其能,再好好调教他一番了。”

那少年生得玉雪可爱,雌雄莫辩,脖颈上明明有小巧喉结,偏偏腰肢纤细,体态妖娆,本该平坦的胸前赫然生着一对小巧的奶子,粉红色的乳头如同樱桃般挺立在雪峰之上,正随着木马的上下颠簸一抖一抖;他双手被缚在头顶,而木马每前行一步,那少年便要细细地尖叫一声,似是痛呼,却偏偏满含媚意,一双长腿在马身上反复磨蹭,玉般圆润的脚趾缩起又挣开,俨然是被情欲俘获,爽到难以言喻的模样。

木马又重新动了起来,少年流着精液的穴眼在众人面前展览过一遭,精水淅淅沥沥地落了一地,很快就流干了,紧接着又自那穴中淌出透明的黏液来,将花穴和菊穴都沾染得潮湿靡丽。那少年则哼哼唧唧地在麻绳的捆束中扭动,又反弓起身来,在马身上蹭弄挤压自己的奶头,当即被侍从发现,朝着他流水的阴穴狠狠抽了两掌,这才咬着下唇安分下来。

难以言喻的快感自被夹弄的那处直冲上头顶,少年一瞬间双目圆睁,不可遏止地发出一声高亢的媚叫来。

少年略一低眼,就瞧见陆蓟衣角处潮湿一片,怕是被潮吹时的淫水溅在了身上,便侧身引路:“郎君且随我来。”

二人说话间,那木马已经从台上下来,停在了人群面前。台上站着一个身穿锦袍,身材高大的汉子,朝台下义愤填膺道:“大家都知晓,这骚货明明已经嫁我为妻,却水性杨花,不守妇道,竟然背着我与野男人苟合,被我撞见时,这骚货正揉着奶子张着腿给人肏,连子宫都被野鸡巴捅开了口,肚子都被人射大了,逼里的精水淌了半个时辰都没流完!”

台下一片哄笑叫好声,为这捉奸惩罚荡妇的戏码兴致高昂。那汉子不得不拔高了声音道:“我将此事禀告了县令老爷,又得了族长亲批,将这荡妇架上木马,游街示众!”

陆蓟信步来到台前时,正看见台上晃晃悠悠地,正抬下来了一架木马。

台下哄堂大笑,台上汉子一皱眉头,摆手示意,便有两个侍从手持火把而来,映亮了那木马身侧。果真,在烛火之下,那马侧身已经被少年腿间的春水冲刷过,在火把下一片莹亮,无所遁形。

白衣少年正站在原地等他,见陆蓟从热情高涨的人群中缓步出来,迎上前去笑道:“郎君神乎其技,奴五体投地。”

那汉子勃然大怒,痛斥道:“好一个无耻淫妇!骚逼被死木头插着都能发浪,真该给你把逼缝上!还不快把他拉起来!”

“奴也不知。郎君不妨稍待片刻。”

“郎君好眼力。”他身后的少年道,“双性之身虽然罕见,却大多生得极美,身娇体软,易于沉迷性欲却又极为敏感,很受客人们喜欢。春满楼既然号称揽尽天下美人,自然不会少了双性。”

陆蓟一合折扇,笑道:“你这楼里竟连双性之身都有,稀奇。”

旁边的侍从当即上前,扯着少年的双臂将他从木马上提了起来。少年的身体被迫离开马背,两根淫具便从他的穴眼里缓慢拔了出来。那事物赫然是以紫檀木雕成的阳具模样,足有婴儿小臂粗细,狰狞地固定在木马背上,直指向上,一前一后地填满了少年的阴穴与菊穴,被死死地咬住了,在拔出时将少年穴中的嫩肉硬生生反拖出来寸许,等彻底脱开时发出“啵”的一声响,那少年的腿间肉眼可见地涌出大股大股雪白粘稠的浊液,在马背和花穴之间连起了一道淫靡的黏丝。

所有人都被眼前这一幕吸引住了。眼看少年的大腿抽搐越来越急,嗓音近乎喊到嘶哑,已经攀到了高潮的边缘,陆蓟却忽然抽手,将折扇硬生生扯了回来。

木马停在人群最前方,少年一双长腿朝着人群大敞,正闭着眼睛欲求不满地喘息,就觉出有人来到了他面前。

陆蓟含笑的眼神自少年明显起伏的前胸一掠而过,轻飘飘道:“你自己既然就是双性之身,此话想来不假。这又是什么表演?”

早就有人遏制不住,解开裤头按着自己的阳具揉弄起来。那汉子瞧着气氛正好,高声道:“这骚货实在难治,还得请一位高人来,好好收拾收拾他这骚逼!”他的视线巡逡过人群,忽地定在了站在人群后,戴着黄金面具的陆蓟身上,当即面色一喜,扬声道:“那位戴黄金面具的郎君,请上前来,可愿帮我们教训教训这不听话的骚货?”

陆蓟不为所动,手上折扇开始快速地抖动拧转起来。少年的阴蒂被他夹在折扇里,随之颤抖拧转,时而被拉长寸许拖出阴唇,时而被死死按住顶弄,潮水般的快感淹没了他的感官,少年爽得两眼翻白,只顾着高声浪叫,什么哥哥夫君的都叫出口来,一会儿喊慢些要坏了,一会儿又是不要停再用力,早将什么台词和表演忘了个干净,被一柄折扇彻底搞成了一个骚浪荡妇。

少年发出一声濒死般的呜咽,在无数双眼睛的注视下潮喷了。穴口蠕动着大张,一股股清液从花穴中飞溅而出,落在地面上,甚至溅出了水珠落地的脆响。少年双目失神,双腿大敞着,腿间淌满了粘稠的花液,一滴一滴地溅落在地面上。任谁都能看出来,只要再稍微碰他一指头,他都能抽搐着继续潮吹,甚至失禁尿出一地来。

一瞬间成为各色目光焦点的陆蓟微一扬眉,将折扇合拢,穿过人群走上前去。他身材挺拔,自带凛然慑人风采,人群竟然自动为他让出一条道路来。

那木马极为高大,以紫檀木雕刻而成,马头栩栩如生,通体光润油滑,像是长期被浸润滋养出来的样子。马的四蹄被固定在一块木板架上,四周延伸出木臂来,被四个五大三粗的汉子扛在肩上,而那木马上赫然正骑着一名浑身赤裸的少年。

少年刚刚勉力睁开眼,准备楚楚可怜地念两句看似讨饶实则讨肏的台词,就只觉陆蓟手腕微转,那粒最敏感不过的阴蒂一滑,就落进了折扇的缝隙里,然后被死死地夹住了!

努力加载中...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0.187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