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解人衣(宿舍N/P、双)》

添加书签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10pt

    12pt

    14pt

    16pt

    17pt

    18pt

    19pt

    20pt

    22pt

    26pt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六章 不善解扣子

推荐阅读: 善解人衣(宿舍N  

受雌性激素的影响,徐嘉禾肤色很白,体毛也稀,乳头也不像普通男生那样深棕,反而颜色浅很多,透着红,一圈乳晕更是粉粉嫩嫩。

徐嘉禾看梁陆没有反应也没有制止,踌躇了一下,身体向后缩,两只细白的手腕随着解扣的动作晃来晃去,因为瘦,突出的腕骨格外显眼,晃悠晃悠,殊不知挠的梁陆心痒痒。

“你先让我脱了衬衫”

梁陆近乎粗暴的扯下徐嘉禾的衬衫,但他忘了还有一颗扣子没解,那颗扣子弹了出去,掉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还转了个圈,但已经无暇去顾忌。

徐嘉禾一惊,目光顺着往下瞟,惊讶地看到梁陆的胯下已经是高高挺起,那一团肉撑起校裤,五公分的暧昧距离早已不在,此刻二人下体正紧紧相贴,就算隔着校裤,徐嘉禾都能感受到那种炽人的热度。

梁陆的目光毫不遮掩地直视着这两个肉粒,视线热情直白,这使徐嘉禾有些羞赧,上身不由自主地往后靠,却没想到身后的叠被止住了他的腰,使得下身在床单上向前蹭了些,正好抵到了一个硬硬的物体。

接着,梁陆左脚一抬,把内裤也扯了下去,高挺的阴茎硬生生弹了出来,像个可怖的凶器,深红又挺直,马眼处已经有些粘液,经络突起,像是快要爆炸。

梁陆裸露的皮肤被几道斜阳切割开,或明或暗,但肌肉线条刚硬又好看。不同于徐嘉禾的小平板,梁陆上身健壮有力,腹部还有腹肌线条,不算很深,但已经打败了90%的男高中生。弘二头肌随着脱裤子的动作,拉扯着手臂线条,看上去男人味十足。

说是帮忙解扣子,但梁陆还维持着现在的动作,就像被时空定格了一样,他呆愣了四五秒,直到感觉手中的手腕有意挣脱,才放开。

接着,梁陆舔了一下徐嘉禾的脖颈,唇颈相碰,点燃了欲火,他对着徐嘉禾的侧颈又舔又吮,像是什么美味一样不肯分开。

梁陆又靠近了些,索性甩了鞋子,也坐上了床,两只长腿伸开,包围住徐嘉禾,又抬起徐嘉禾的两条腿,绕过自己的腰部。二人的下体都快要贴在了一起,但还保持着不足五公分的暧昧距离。

这种距离有些尴尬,徐嘉禾支起两个胳膊作为支撑,想向后移。但是梁陆粗气一喘,两条腿一齐交叉并拢,将徐嘉禾牢牢地禁锢在怀里,两个人相贴地更紧了,交缠的影子被斜照的日光打在墙面,色情又唯美。

徐嘉禾已经是全身赤裸,环坐在梁陆怀里微微颤抖。那种少年身体的热气,少年舌尖的温度,少年唇齿的吸吮,几乎要将他灼伤,但又似乎有种被圈养保护的错觉。

徐嘉禾呆愣地看着,心里是说不出的惊讶和艳羡。这是他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看到同龄同性的身体,这才知道什么是脱衣显瘦,脱衣有肉。

“我帮你。”

徐嘉禾更呆了,从不在公共场所如厕的他,这才看到真正的实体的男人的性器,一种自惭形秽的心绪攀上心头,像是有一只手抓着他的心肺狠劲蹂躏,又疼又无奈。

“呲——”

徐嘉禾没有反抗,只是呆呆地看着那个顽劣的梁陆、那个满口污言秽语的梁陆、那个玩弄威胁他的梁陆此时此刻梁陆却像朝圣一般,动作温柔轻缓地移动着他的身体,又用修长的手指认认真真地帮他解开扣子。

徐嘉禾浑身亦是像被电流激过,被这热辣舔舐,仿佛被舔走了理智,正想双手攀附梁陆的肩膀,但胳膊一扯才想起来校服衬衫还没脱。

一颗,两颗,三颗衬衫衣摆还剩最后一颗,但徐嘉禾白净又平坦的胸脯已经尽数袒露,还随着呼吸轻微上下起伏,两个小肉粒似乎受到了刺激,此时也挺立了起来。

梁陆看见徐嘉禾惊呆的视线,觉得好笑,误会以为对方在羡慕,语气颇为得意:“怎么样,大吧?会操得你很舒服。”

感受到怀里人的动作,梁陆终于停止了自己像野兽舐崽的一般的行径,他闭着眼睛,凑上去轻轻啄了一下徐嘉禾,颇为温柔。

梁陆低沉着声音,两只大手抓住了徐嘉禾的手腕,细细的手腕被他一把握住,骨节铬手的触感在掌心分外鲜明。

第六章不善解扣子

新校区在城郊,宿舍在九楼,周遭并没有市区的喧闹。徐嘉禾清晰地听见了自己咚咚的心跳声,他在梁陆面前会不由自主就被对方的气场压制,像一只小动物在冬季的寒风里忍不住缩成一团取暖。门外偶尔传来几声男生路过的嬉笑打闹声,映衬着6094更安静了。

太阳逐渐开始西斜,橙色的阳光从窗户里倾斜进来,肆意洒进宿舍,把窗框也印在了地上。因为逆光,徐嘉禾抬眼却看不清梁陆的表情,只能感受到对方有些紊乱的气息。

梁陆舌头舔舐的动作并没有停止,但他的动作昭示着他听见了。

梁陆喘得比刚才更厉害,左手环住徐嘉禾的腰,右手从衬衫下摆伸了进去,一寸一寸抚摸着脊梁骨,好像在用手指描摹着徐嘉禾的背部线条。

梁陆的双腿紧紧环住他,徐嘉禾感觉自己的下腹又是一阵收缩,下体的女穴被那个硬邦邦地棒状体狠狠挤压,接着,又像昨天那样泛起了陌生的湿意徐嘉禾下意识去磨蹭了下体,想缓解那种怪异的欲望。

接着站起身,走到自己桌子前,从刚才的那个快递盒里挑出几样东西,折返回来随手扔到了床上。

东西砸落的响声像是敲醒了徐嘉禾黏黏糊糊的脑袋,他视线逐渐清晰,看清了那些物件,瞬间脸色更加涨红,在夕阳的斜照下,像个可爱的西红柿。

他尴尬地转过头不想去看那几个盒子,却看见床侧另一端的梁陆宽肩窄腰、赤裸着上身,正在解开腰带,脱下校裤。

努力加载中...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0.265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