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奴》

添加书签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10pt

    12pt

    14pt

    16pt

    17pt

    18pt

    19pt

    20pt

    22pt

    26pt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六章

推荐阅读: 哑奴  

“无事。”齐霁淡声道。

哑奴挑着人少的地方走,即使在主人把自己脱干净前回到了住处。

他软在了哑奴的身上,喘息道:“快回去。”

他也确实年级不大,和齐霁相仿,都是门派内颇受宠爱的小弟子。他和齐霁相熟,也不在意对方的冷脸,一同在山庄里走着。

齐霁点了点头。

城内埋伏的大多是魔气不太明显的低等魔人,造成的伤口也比较好处理,但齐霁既不会炼丹又没有充足的灵力,顶多就是给师弟们递递药材,然而

一走出顾琥的视线,齐霁就从芥子袋中拿出了一瓶丹药,囫囵吞下一枚,不断的甜腻的香终于浅了一些,他四肢发软,被身后的哑奴接在了怀里。

他对着萧琛笑道:“萧师兄来了。师尊正在里面等你。”

借着蛊虫,他感觉到了那汹涌的欲望。

齐霁的呼吸平缓了些的呼吸愈加急促,手指又插进一根,动作温柔,在找穴内的那一处软肉。

齐霁顿了一下,很快他也闻到了那股似有若无的香味,是他十分熟悉的气味。

他努力镇静下来,跟着还在找香味来源的顾琥向前走了两步,突然停下了脚步。

顾琥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太好意思,他对着齐霁笑,露出尖尖的虎牙,有一种清爽的少年感。

顾琥被他的那双眼看着居然也跟着脸红起来,握紧了腰上的剑,讲话都有些结巴起来:“正,正事要紧,没关系,我们下次再去。”

这不是花香。

在赏莲会出了这样的事情,雨鹤山庄承担了所有的责任,主动免费为受伤的人医治,但是雨鹤的医师有限,他们便又请了千岭的弟子帮忙。萧琛把这次带来的年轻弟子都带出来了,千岭本就注重实践,现在又机会送上门来也不会拒绝,就算雨鹤的人不说他们也会主动来帮忙。

“我突然想起一事,”他说道,身上已经出了汗,感觉到自己的体力的流失:“今日恐怕不能和你一起去赏湖亭了。”

那只手掌滑到了他的屁股上,手指蹭在股沟间,轻柔地按揉着湿润的穴口,很快就被饥渴的淫穴吞了进去。

突然出现的魔人让雨鹤城大乱,刚刚开始的赏莲会也被中止。雨鹤的弟子们在城内巡查以防有没被发现的魔人埋伏。城内被清除的大多都是低等魔人,而低等魔人的神智低下,通常是被上一等的魔人操控行动,雨鹤的修士们就在搜寻幕后操控的魔人。

这人正是顾琥,他和千岭谷颇有些渊源,幼时在谷内修行过一段时间,和千岭谷主一脉十分亲近,因而对着萧琛他们都是师兄弟相称。

顾琥却惊疑一声道:“是什么花这么香?”

齐霁的喘息还没有平息,欲望稍平息了些,在为哑奴口交的时候,他的替自己手淫泄了一次,下身湿漉漉地,还没被碰过的后穴微张着。

被伤到的人数量众多,被安置在雨鹤山庄的一处较大的院落当中,雨鹤山庄的年轻弟子们守在门口,杜绝无关人员进入。

他的主人就像是高岭上的积雪,一旦被情欲沾染,就变成了柔软的春水滑落世间。

齐霁一行人一靠近就有人欣喜地迎了上来。

他不敢触碰自己的主人,被动得接受对方给予的快感,他的身体紧绷着,发出了沉重的喘息,软舌勾在他的欲望上,他感觉到了急切和羞愧,不由自主地按住了在自己胯下摇晃着的脑袋,腰胯上挺,想要进得更深,他听到了被捂住嘴一般的含糊的呜咽声,正烧灼的欲望燃得更烈。

他甚至来不及在门口设下一个结界,就和自己的主人一起滚上了软塌,主人赤裸的肌肤滚烫,像是陷入了高烧,酡红的脸不断地在他赤裸的胸膛蹭着。

这一点小事也很快就被哑奴代劳,没过多久他就成了无所事事的那一个,萧琛怕他不甚被魔气感染,干脆把人直接赶走了。赶人之前,还把一直跟在身后问东问西的顾琥一起扔了出来。

他抱紧了哑奴,脸贴在他的胸膛上,他听到哑奴比平常快了许多的心跳。

齐霁的身体陷入了高热,他感觉熟悉的情欲在体内肆虐,与以往的尚可忍耐相比要加重数倍。他像是回到了唯一的放纵的哪一个晚上,忍不住扯开自己的衣物往哑奴的身上贴去。

他垂下眼,不再看前方人的背影。

“魔人突然出现,城内是没什么好玩的了,我们就在庄内逛逛好不好?”顾琥笑道:“左右也没有其他事情,我们新建了赏湖亭阿霁还没去过吧?”

他被握住了软肋,忍着呻吟,指甲陷在肉里,被情欲操控的躯体骤然放松。

说着,齐霁露出了不太明显的为难的表情,他的脸上起了薄薄的桃色,带着歉意道:“抱歉。”

那人穿着雨鹤弟子的服饰,元婴修为,脸上带着爽朗的笑。

齐霁依旧带着哑奴,他们没带帷帽,倒是城里的人族见过魔人之后,再看哑奴脸上狰狞的火烧状伤疤也不觉惊异。反而升起些心有戚戚的同情。

齐霁原本也被师兄勒令待在雨鹤山庄之中,但他整日带在房间里又无法修行,干脆跟着萧琛一起去看看那些被魔人伤到的人族和散修们。

小剑修比主人高一些,模样俊俏,穿着的弟子服是和齐霁同色的浅蓝,衣袖边绣着银纹,站在一起看起来两人竟也有些般配。

哑奴脱下了累赘的衣物,他被压在了软塌之上,柔若无骨的男人覆在他的身上。唇舌吻过他带着丑陋伤疤的胸膛,到他的小腹,勃起的肉具被握在手里。

他还是射在了主人的口中,性器顶在喉部,被迫直接吞下了浓稠的精液,齐霁的唇舌被撑得麻木,他把忍着咳嗽的欲望把精液都吞了下去,嘴里都是属于男人的膻腥味。

香味在几息之间就变得浓郁起来,却自己察觉到自己的心跳都快了起来,小腹徒然升起一股热意。

他们走过庭院,雨鹤不想千岭到处种着灵药,在庭院里摆着正值花季的灵花异草,摆在一起也不显得凌乱,弗一进入,就感觉到了神清气爽。

他看着和主人谈笑的小剑修,心里似乎有些异样,他觉得自己的主人对对方的态度实在太好了些,就连对着千岭的师弟都没有这么温和过。

哑奴走在他们的身后。

他闭着眼蹭到了哑奴的怀里,对方顺势揽住了他,温热的手掌抚在他的背上,带着一点力度,向下滑到他的腰腹出。他的身体还是软的,臀肉被流出的淫液沾得湿漉漉得。

“我前几天都在闭关,昨日才出来,没来得及去找你。”顾琥说道,语气里带着天然的亲近感。

努力加载中...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0.2184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