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难消受是皇恩(父子年上)》

添加书签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10pt

    12pt

    14pt

    16pt

    17pt

    18pt

    19pt

    20pt

    22pt

    26pt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08.气清兰蕊馥,肤润玉肌丰(调教身子)

作者:星辰非昨夜 返回书页 评论此书 打开书架
推荐阅读: 最难消受是皇恩(  

怜月看着刚刚一幕,心下暗道:难得看见九皇子的脸上也能出现慌乱的表情,还当真是有趣!既然清风都如此直接了,那么接下来,便是他的事了。

洛淮霖一丝不挂得站于浴池的玉阶之上,皮肤在刚接触空气的一瞬间,羞耻感还是不可抑制得崩发了,身体竟然有些轻微发抖,但仅仅片刻便压制了,心里默念道:事已至此,这不过仅仅是个开始。

“殿下今夜头次侍寝,陛下派我等前来为您清理身子。现在,请您脱下全部衣物,跪于池中的玉台之上。”怜月掌管暖风阁多年,自然对后宫侍寝之事、床帏秘术了如指掌,即使对象身份再尊贵,也亦能做到不卑不亢。

哼,来得到是时候,洛淮霖瞟了眼来人,眼里透出一丝阴霾,说道:“都下去吧!”

殿门紧闭,洛怀霖身上只着单薄的白色贴身亵衣,气氛变得格外异常。

单薄的衣物被主人亲自剥落在地,露出常年娇生惯养雪白的肌肤,冰肌玉骨,不过如此。身材算不上强壮,但是好在修长紧致匀称,粉嫩的性器与两颗小小的玉丸垂于腿间,只有稀疏的几根耻毛生在周围。

洛淮霖虽然从未行过此事,但也知晓一二自古男宠侍寝的规矩。修长的双腿缓缓跪于玉石之上,双手伏于前方,玉台的水堪堪没过手腕和脚腕。

“风总管,你可是大内绝顶的高手,全皇宫的禁卫军都握在你手里。连你都亲自来了,怎么?父皇可是担心我再次弑君?”洛淮霖凛冽的眼神一扫而过。

怜月的手淫之术甚是熟练,不一会粉嫩的玉茎便挺立起来。同时,后穴也被他按摩得松软了一些。?

随即,拿起一根中空的透明条状物缓缓插入了尿道之中,“殿下放心,此物可调节开关,在殿下没学会控制好自己的欲望之前,只能先委屈一下这俊俏的阴茎了。”

“放松,殿下。不然一会儿会痛的。来时陛下还担心殿下是否还是处子,想来真是多虑了~”怜月一手抚摸这洛淮霖的脊背,一手在穴口缓缓打圈按压着。

待皇帝走后,洛怀霖卧于紫檀木制成的躺椅上,一边冰敷着左脸,一边暗自反省了许久,他实在不该只因一时激愤自乱阵脚,显然今日之事皇帝不会拿萧家怎样,不然也不会让萧白羽入朝做官了。

栖梧宫洗尘殿内,洛怀霖正欲宽衣沐浴,两臂张开,左右侍从褪下宽大的衮服,露出颈脖处娇嫩的皮肤,白皙得能隐约看见耳后的青筋。脱下中衣,锁骨处似乎泛着些许红印,侍从不敢多看,忙低头整理褪下的饰物。

侍候皇帝多年,自然知道这位殿下嘴下不饶人的功夫,其中一位长相略妖娆的内官答道:“殿下说笑了,我等都只是陛下的奴才,身份低微得很。只不过仗着年少伴驾的情分,便比旁人多得了几分信任。”

“殿下这话错了,暖风阁行风月之事,何来卑贱之说。我只不过是遵从上意罢了。”怜月将带来的东西一一从盒子里拿出来。

“啊唔”洛淮霖被突如其来的刺激叫出声来

洛淮霖径直望向怜月,看着他貌似恭敬的样子,抿了抿嘴唇,心里其实已经放弃挣扎了。他本就没打算反抗,那人还有什么放心不下的,左右想来不过是想要羞辱他,既然如此,那便如他的意吧!

“啊!”感受到下体在勃起状态下生生被异物插入的感觉,洛怀霖疼得蜷缩起脚趾。

“殿下耐心些,就剩半囊了。还有,侍寝的时候您可不能再叫着这般难听了,激不起人半点欲望。”怜月邪魅轻声笑道:“一会儿,我便教教殿下这吟媚之术,如何?”

怜月看着洛淮霖脸上尽是愠色,便也不多说了,一手便握住沉睡中的性器迅速得撸动起来。

“淮王殿下。”两位内官按例躬身行礼。

洛昊天临走前将整个栖梧宫的人都换成了他从未见过的新面孔,其中不少应是凌影司的密探,一个个都是冷漠恭敬的态度,环顾四周,洛怀霖只觉得这大殿空空荡荡,再无半点人情味可言了。

“怜月你唔呜呜”一个玉制镂空口球便被塞入。怜月一套动作下来熟练利落,根本没有给洛淮霖任何反应的机会。

怜月对这副年轻的身体一下子充满了浓厚的兴趣,这样美的身体理应用世上最好的东西来调教。

此时,两位身着一等内官服饰的人径直走了进来,身后还跟了三四个小太监,手上各拿了一方锦盒。以他二人的身份,自然一路通行无阻。

到底是金尊玉贵长大的孩子,何时受过这种屈辱,纵使城府再深又如何,也终究抵不过少年心气。灵月一手已经探向那从未开发过的密穴,粉嫩的褶皱紧紧得瑟缩,都能让人感受到主人的紧张。

“是啊!这世上也就那一人是你们的主子,就不必在我面前惺惺作态了。”

洛淮霖不知道是因为浴池里的水汽还是从未遭受过这般待遇,雪白的玉肌被染得绯红,身体开始抑制不住得微微颤抖。

莫说之前本就内力受损,现如今经脉被封,运气不成,就是连寻常重物也很难拿起了。刚刚还不知被被喂入了个什么东西,洛怀霖此时才真正意识到自己陷入了一种根本无法掌控的境况。

洛淮霖竟不知这白玉台何时多了四道暗扣,正好可将银环牢牢嵌入其中,严丝合缝。如此一来,他便真的动弹不得了。

“可如今不是一样要在你手下,任你玩弄!说来同那些暖风阁里的卑贱之人又有什么区别。”

“月阁主,你看我这身子可还行,与你暖风阁里的美人比,如何?”

说着便让身后跟着的小太监,不停得按压气囊,将液体尽数送进洛怀霖的体内。

洛怀霖此时只觉后穴一阵凉意,穴口不自觉收紧,手脚蜷缩,小腹处逐渐胀起,不禁急切得叫道:“呜呜呜唔!”

“殿下恕罪,这是为殿下自身的安全着想。以后您会慢慢适应的,便用不上这些了。”怜月含笑解释道。

一众宫人闭口不言,鱼贯而出。

“殿下头一次用后穴,必须清理干净,许会挣扎得厉害,必须做好防护。这是陛下为您特意选用兽筋制成的,有一定弹性,不会伤到殿下。”怜月一边说着一边往洛淮霖的四肢和颈脖处套上半透明的环状物,上面嵌着银环。

怜月拿出一个似水囊的东西,接口处皆有一软管,尾部连着一个更大些的气囊。怜月将软管插于后穴之中,“这是每日取晨间露水加之花心嫩蕊,蒸馏而得,甚为珍贵,也是用在殿下身上,我才不心疼呢~”

“殿下要学会控制自己前面的欲望,在侍寝过程中,陛下未达到高潮之前是不允许释放的。”

“呜呜!!呜!”洛怀霖听得此话,挣扎得更为厉害。

“哼,父皇当真看得起我。竟派了四大内官之中的两位亲自来伺候我沐浴,这待遇真是令我受宠若惊。”

“殿下慎言!”

“去洗尘殿为本王预备下汤浴。”洛怀霖经过刚刚的亵玩,浑身起了层薄汗,不适得很。

“虽说刚刚服了一颗淫穴丹,但一时半会儿还发挥不出效果。哦,想必殿下还不知这丹药的作用吧?此丹是专为雌服于人下的男子服用的,能使得经情欲挑逗后的穴口分泌出大量淫液,内壁也会变得更加敏感柔软,受到的刺激快感将是寻常的双倍,如此一来,殿下光凭这后穴便能达到高潮。”

清风对这位殿下的脾气性格了然,从小就师从武学宗师裴青阳,武功深不可测,外表放荡不羁,清高傲物,实则心思深沉,晦暗莫测。便也不想多言,抬手以指劲封住了洛淮霖的经脉,打开手中锦盒,一手抬起洛淮霖的下颚,强行送入一颗药丸。

“呵,殿下是龙骨凤髓精雕玉琢的身子,企是那些凡夫俗子可比的。”

洛怀霖自然是知道这四大内官皆是对皇帝无比忠心之人,而且他们只忠心于那个人,而不是那个皇帝的尊位,这点自小在皇帝身边长大的他便看在眼里。这清风与怜月二位内官分管大内事务多年,权柄尤重。所以,他也更了解二人一些,清风严谨正直,怜月妖娆邪魅。

“咳咳!你什么东西?”

“清风奉命行事,还望殿下见谅!”说完便径直走出了洗尘殿。

栖梧宫的寝殿一应用物的用度规格皆与皇帝无异,熏得是龙延香,睡得是九霄云床,桌椅屏风皆是金丝楠木所制,就连地上的毯子都是极为罕见的白额虎皮。任是谁看见,都不得不承认,皇帝对洛怀霖真是宠到了极点,巴不得将世上所有的好东西都塞进栖梧宫里。

努力加载中...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0.1716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