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火风雨灯》

添加书签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10pt

    12pt

    14pt

    16pt

    17pt

    18pt

    19pt

    20pt

    22pt

    26pt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05协议买卖(第1/2页)

作者:嗯我就是条咸鱼 返回书页 评论此书 打开书架
推荐阅读: 石火风雨灯  

时锦烟也没着急催他,他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周石不会拒绝,条件这么丰厚的协议,可比他自己每个月哼哧哼哧出去卖划算多了,周石又不是傻子,这么好的机会不抓住,以后走的路指不定又得多艰辛。

发泄过后的那种备懒又涌了上来,时锦烟毫不忌讳地大敞着浴袍坐在沙发上欣赏对面正在穿衣服的男人,裸露的性器安分的沉静在他白皙修长的双腿间,眼看周石只是随意用纸巾擦了擦股间就有些想笑,这人就这么不想跟自己呆在一起?“不洗一下?”

......

被进入的一瞬间疼痛难当,好在抽插了几下后便在润滑剂的作用下流畅了起来,周石有些悲哀地想,他是不是还得感谢时锦烟记得用上了润滑。

比如晚上睡觉非要他发语音说晚安,午间吃饭要打招呼,时锦烟工作太无聊也会发色图来打扰他,但周石都一概没有理会。

时锦烟这回并没有折腾周石太久,他本就是性之所至,发泄过一次后就好心情地用手帮周石也弄了出来。虽然这次没能让小周靠后面高潮有点可惜,但想到他们来日方长,时锦烟也就作罢了。

然而再怎么躲,周日还是要见面的。

犹豫着伸手握住,虽然有了心理准备,但周石还是被它的温度给吓了一跳。尽力掩饰了内心的震惊和排斥,但本能的抗拒也还是骗不了人的。

周石穿衣服的动作不停,他后穴还隐隐作痛,谁知道会不会因为洗澡而变得更严重,“不用了,我还有事,要回去。”他低眉顺眼地回答,看起来很是乖顺。

时锦烟低垂着眼眸,过长的睫毛遮掩了眼底的戏谑,“我说了要你舔它,摸来摸去的,是嫌它还不够大么?”

只不过是卖卖屁股而已,时锦烟喝了口咖啡打量着坐在对面沙发上健壮男人,因为屋子里比较暖和的缘故,周石进门后就把外套脱了。

时锦烟有些遗憾,然而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下一瞬又眉开眼笑起来:“那好吧,咱明天见~”

......

他都不用上班的吗?整天睡睡睡,这也太清闲了吧,周石暗自诽腹。

“那好吧,不过,明晚你得和我去参加个庆功宴,假我都帮你请好了,不用担心。”时锦烟不怀好意地站起来走过去,顺手为周石理了理外套的领子。

......

......

周石纵然有万般不愿意,那也得答应下来,这毕竟也是工作的一部分。

周石秉着不要跟傻逼走太近会被传染的原理,将时锦烟无数的消息通知视为了空气。

那人作恶的手不知何时又伸到了周石股间,隔着裤子用力按了按他刚被摧残过的穴口。

“好的时总,我明天会去的。”你他妈能不能别捅我了,欠砍的命根子!

然而时锦烟明显不愿意,他都忍让了那么多,也没让人随叫随到,这个小鸭子怎么就不知道体谅一下自己这个债主呢,“那是你的事,除了你在会所的工作,其他的时间你自己安排,我有你的工作时间表,我会尽量避开的排班时间的。”

陌生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不是很难闻,却也让人喜欢不起来。周石尽可能地收起牙齿,灵活的舌头舔弄着口腔里硕大的龟头和粗壮的柱身,没多久就唇舌酸麻起来。

周石根本不知道怎么接话,他以前也不是没给人口过,那些坏脾气的小少爷们只有伺候好了才愿意给更多小费,然而像时锦烟这么大个儿的,周石是真的还没见到过。

“真不考虑再跟我来一次?”虽然时锦烟的下一句话让人听了想发飙。

对面的人犹豫了许久似乎终于有了决断,时锦烟看着他抬起右手捂住了自己的嘴,随后又缓慢地拿开,骨节分明的手指擦过厚度适中的嘴唇,那个陷入沉思的男人居然还下意识张嘴咬了下指节。

时锦烟没忍住又把人按住,随后挺着胯在男人脸上蹭了好几下,腺液混着口水将周石周正严肃的脸弄得乱七八糟后才罢手。

时锦烟觉得周石有些可爱,明明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抗拒的气息,但人还是乖乖地跪在自己身前,这只小鸭子的意志力还真是顽强。

“嗯哼,明晚七点,海鸣酒店,你到时候在大门口等我。”说完又是一挺腰,把周石气的牙痒痒但又不好表露在脸上。

周石默默转身出门,木着脸努力想把脑海里那个贵公子的美丽脸蛋给擦掉,然而似乎并没有什么软用。

最后,周石考虑再三终于是拿起茶几上的笔在乙方那里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在写完最后一横的时候,周石似乎听见对面那个俊美男人放松地舒了口气。

“但如果我在工作,那我可能就没办法......”周石还想多争取一些私人空间,这样他或许可以去做一份别的工作来维持基本生活。

“衣服不用担心,我会让我秘书准备好的,至于工作,我已经跟你们莫姐打好招呼了。”时锦烟抱着周石柔韧的腰身摸来摸去,时不时掐上一两把,大有再来一炮的想法。

肌理分明的肱二头肌,还有线条利落的小臂,无一不让时锦烟觉得心动。深色的牛仔裤包裹着他挺翘多肉的臀部,让时锦烟不禁回忆起那晚它弹性且略带粗糙的触感,那是满满的男性气息,但它们在自己手里扭动挣扎的时候,却又有种别样的脆弱。

随即时锦烟又暗暗嗤笑了一声:也得亏他们都眼瞎不是?不然自己怎么有机会做这小鸭子后面的第一个男人呢?

但二十万,想想真的很心动,这意味着他再过一年就能把债务了清了,周石心头微热。

周石挣扎不开,因为窒息的缘故,动作也渐渐虚弱了下来。他跪坐在地上,抵着时锦烟的大腿根的双手微微颤抖,来不及吞咽的口水滴滴答答弄得到处都是。每次深喉都被按到了极致,周石愤怒地抬眼去瞟头顶那张美丽的脸,然而却只是把人逗得更加开心罢了。

他究竟是怎么能做了这么多年1还不被爆菊的?那些人怕不是都瞎了眼吧......

周石偷偷抬眼望向头顶那个兀自叹息的贵公子,想悄悄地往后缩一点空出点距离来缓缓,然而没想到才有动作,后脑勺就被人一把按住,紧接着口中的硕大便一下子闯进了自己毫无防备的咽喉深处。

时锦烟借着杯子掩饰自己浮现出欲望的面容,他不动神色地交叉着翘起右腿,好遮住腿间那个明显兴奋起来的东西。

时锦烟知道那些只是周石思考的习惯性动作,但他就是止不住硬了,这个该死的、诱人的鸭子!

头顶传来满足的喟叹,“嗯~又热又湿,小周你真棒,你上下两张嘴可都是宝贝。”时锦烟看着身下还在推拒的男人,心里又是一阵得意,若不是先前特意装成手无缚鸡之力的样子,现在可就不能欣赏到这种风景了。

虽然他笑起来真的很好看,但这也改变不了他是个性爱变态的事实......

况且他还能维持在会所的工作,虽然这样的话,他似乎就断了收入来源,连基本的生活费都拿不到,因为莫莫那边的工作一开始就说好了,是不会给工资的。

毫无征兆地,屁股上挨了火辣辣一掌,周石甩头用眼神杀过去,要不是看在贵公子是自己债主的份上,他老早就把人按着脑袋往茶几上撞了。

轻柔的吻落在右脸颊,像极了情人间的告别。

周石低沉地嗯了一声,他隐隐猜到对方接下来想做什么了,毕竟眼神那么直白,而且他又不是未经人事的少年。

周石不自在地拉了拉外套,十月底的天气渐渐转凉,为了不感冒他今早还特意在短袖外面加了件夹克。犹豫了一会儿,周石最后终于像是下定决心般按响了时锦烟小别墅的门铃。

“我还没进去呢,夹那么紧做什么?”时锦烟像是压根没看到周石冒火威胁的眼神,他游刃有余地压住身下人暗自蓄力的健壮大腿,随后草草做了几下扩张,就就着性器上还未干涸的口水干进了周石温暖的甬道里。

“每个月抵债二十万,你需要做的就是陪我解决不时之需,当然有的时候可能也会需要出个差之类的。鉴于你还有工作,我也不会要求你时刻陪同,但至少我让你过来找我的时候不能拒绝。”时锦烟顶着一头乱发,身上依旧是之前那件深蓝色睡衣,他像是刚起,咖啡的香味从他手上的猫咪瓷杯里飘出来,让人精神一振。

太大了......

“签好了?”时锦烟的动作没变,但言语里明显露出了十足的侵略性。

周石烦躁地应下来,随后又扯了几句,轻轻推开时锦烟就想走,却没想到又被人拽住手臂拉了回去。

“呕......唔!呼......放......呕!”周石胡乱挣扎着推拒身上的桎梏,也不知道是不是体位的原因,一时间竟然反抗无能。看来时锦烟并不像表面上那样柔弱无力,他其实力气大得很。

周石被噎地直反胃,那玩意儿真的太大了,他怀疑要不是时锦烟暴力压榨,他根本没法把那根东西完全吞下去。

周石缩了缩宽厚的肩膀,眉心拧出极不情愿的弧度,纠结了许久才低低地回道:“没有......”

比如今早要看他奶子的视频邀请,周石最后烦躁地把手机压在枕头底下躲进了浴室。

然而这都是假象而已,时锦烟见过他被干痛时那凶狠的样子,细细品来,都很有趣。

他下意识不去思考自己为何不出去找乐子的行为,就算有片刻的疑惑,但在看到周石裸露在空气里那对饱满的胸肌后,满脑子也只剩下要操死这个性感小鸭子的想法了。

周石听完露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时大公子,您可真体贴。”他瞄了眼面前这人白皙赤裸的胸膛,只觉分外扎眼,对方靠在自己小腹处的那坨凶器不时戳自己那么一下,像极了威胁。

“嘶......”有些疼,周石下意识往前倾想躲开,一不留神又被时锦烟搂住腰抱在了怀里。

“很好,把衣服脱光了,跪倒我这里来。”时锦烟毫不客气,既然已经签字画押完毕,那这只小鸭子从这刻起就是自己的了,憋了好几天的欲望没有好好发泄,时锦烟显得有些迫不及待。

阔别了几天的后穴紧致依旧,时锦烟十分满意,他微阖着凤眸附身去亲吻趴在地毯上光裸的男人,从对方深蜜色的后颈到肌肉匀称的肩甲,坚实的手臂和柔韧的劲腰都极为诱人。这鸭子,真是个性感尤物。

那晚猛烈的性爱着实吓着他了,周石不安地咽着口水跪在地上,赤裸的身体让他更加没有安全感可言。

看着健壮倔强的周石按捺着脾气静静地跪在自己双腿间,时锦烟便是一阵满足,这是任何男人都抗拒不了的征服快感,“磨蹭什么呢?给我含含,你不知道它有多想你。”

自从加了微信后,周石总会收到时锦烟的骚扰消息。

又被迫按着脑袋抽插的十来下,周石才堪堪被放过,性器黏连着口水将周石红润的嘴唇染得亮晶晶的。

周石跌坐在一边轻呕了几声,还没缓过神就又被压在地毯上打开了屁股。凉凉的液体夹着手指在后穴口徘徊,激得他不由自主收缩臀肉夹紧了臀缝。

果然,先前那个懒洋洋的贵公子早已不知道到哪里去了,现在坐在周石对面的,是条蠢蠢欲动的毒蛇。

深蓝色的丝质浴袍被打开,些微凌乱着半挂在时锦烟身上,他肌肤似雪,修长的四肢随意摆放着,就算整个人慵懒不已,也掩盖不了满身的贵公子气息,好像他生来便是要让人好好宠爱着服侍一般。

周石端着服务用的微笑拉开时锦烟的手臂,依旧是皮笑肉不笑的样子:“不了时总,我真有事。”这时候管他有事没事,反正都得说有事!

......

周石有些纳闷,他抬头看见了对方想把他立马拆吃入腹的眼神,想了想还是把一些疑惑按回了肚子里。

他深吸了一口气,做足了心理准备后将眼前颜色略深的巨物一口含进了嘴里。

虽然嘴上说着不要脸的荤话,但时锦烟就是有本事能把这等淫秽龌龊的事搞得理所应当冠冕堂皇,甚至还能带出点不同流俗的高雅来。

周石虽然真心赞叹对方美丽的样貌,然而等他看到时锦烟欲将勃发的腿间时,他一时间又有些犹疑。

但就是这样子,才更好玩啊......

周石有些无语,莫莫那个臭女人是真的把他出卖到家了。

他仔细看着手里的合同,一一考量,说实话,条件真的过于丰厚了,一个月相当于能还二十万?那可真是超出他的想象太多了。

“啊......嘶......”痛叫了一声,周石便立马咬唇藏住了呻吟,他仅剩的尊严决不允许自己在他人面前示弱。

努力加载中...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0.2184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