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客》

添加书签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10pt

    12pt

    14pt

    16pt

    17pt

    18pt

    19pt

    20pt

    22pt

    26pt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三十四章 秀色可餐(第1/3页)

推荐阅读: 无名客  

一离近了便哭叫,一试一个准,比尺子量都准。

对他师哥对清婉这些知根知底的,他能丝毫不戒备的去与齐怀文亲昵,对摸不清状况的人或物,他甚至一丝一毫都不想透露出对齐怀文的在意。

“你整天都给她讲的什么故事”是齐爹爹的声音。

齐怀文丝毫不近女色,对亲事三缄其口,后来实在烦了给自己牵线搭桥的便发挥特长,随口诌了个我情深奈何你早死的故事糊弄过去,还赚了不少多情善感的人的眼泪。他为此良心不安许久。

沈弃面色冷,心肠却不冷,虽是对谁都兴致缺缺,旁人不敢提说亲的事,但替他们教训过不少来村落中闹事的恶霸。

他很快收回来眼,从微勾的唇角道出一句:“他傲着呢。”

因小时候的习惯,她纵使早对沈弃放下戒备,也仍喜好倚着齐怀文睡午觉,醒了就去玩齐怀文的头发,像先前离开姐姐为她梳头时编成一小股一小股的辫子那般玩,玩腻了在院子里乱跑,去动动卧在齐怀文脚边晒太阳的阿福,戳戳在屋檐下的呼噜噜睡觉的南瓜。

但那些揣测不知为何就变了味。

入目便是乳母那张年轻漂亮的脸凑近过来,秀丽的头发不慎垂落在她的小脸上,红唇就差一丝的距离便吻在养父的脸上。

手刚一伸便被牢牢制止住,她抬头一看,脸色一红,是沈爹爹。

原先齐怀文在挑辰知的乳娘时原想寻个老道的,可见这陈姑娘手脚轻便人也机灵,又生活艰难,多重考虑下便雇她过来照顾辰知。

沈弃十几岁时候不常下山见人世,心中又有自己并非是对方一见倾心的人这鬼,这才会让姜长千膈应到面上裂有缝隙,透出惶恐来。

因而好些人拿他做传话筒,让他对他的好兄弟劝诫几句,千万别让女色冲昏了头!

她满口记住了记住了,眼睛却使劲往门外瞟,对家中新来那位客人好奇地紧。

这种状况也不是辰知甜甜笑起来塌下两个酒窝能摆平的。

辰知小小的脑袋被如今的状况扰得迷了,不过没关系,她觉得自己的固有领地被冒犯到,嗓门比意识快,尖叫起来。

村民却从他的笑意里神奇看出些许自嘲来,思前想后仍想去告诫。

却被齐怀文摇头打断。

辰知一贯是在他身旁睡的,这厢觉得毛茸茸的,脸上痒痒的,便睁了眼。

可沈爹爹在身边坐着,怀中是那只名字奇怪的橘猫,正检查她的识字和诗文。

但因知晓齐怀文不爱让旁人碰,她不敢唐突,只能偷偷的藏着那点心思,一腔似水柔情无法下渗丝毫。

往常早课她是很愿意沈爹爹来抽阅她的。

辰知别过脸撅着嘴不听他讲,被他说得没有办法了便回过脸来一汪眼泪的讲你们不爱我了。

当年带陈姑娘回来时,旁人就对他有诸多猜测。

阿福应声狂吠起来,那样的尖叫与狂吠顿时惊醒了齐怀文。

他愈加在意,对外便愈往深藏。

初夏。姜辰知这年三岁半。

不得不尽快处理是由于一个相当尴尬的事。

她尤其不喜欢沈弃和齐怀文之间除开她的交流,眼神啊动作啊。

可一去多年,他后来见识过太多因被在意而受牵连的无辜人。血与肉使他警醒,因而那般与面目一致稚嫩的掩饰心迹的功力,后来随着面孔的一并脱胎得老道。

当陈姑娘拎着衣裙下了马车时,对齐怀文编的故事深信不疑的村民相当替那位早逝的姑娘愤愤不平。

慕容言得知这则趣事后来信警告沈弃说你可别信他的,他要会因此不安,那他早该皈依佛门了。

辰知也不摸不清现在这吓人的气氛是不是“杀气”,只见沈爹爹寒着张脸将她一把从竹椅上捞出来,去给她洗手上的青墨汁。覆着薄茧的手掌抓着辰知,辰知试过,不存在挣开的可能。

声音到这儿就断掉了,辰知回头只从没阖严的门缝间瞧见竹椅上露出片蓝色衣角。

她脑瓜子转不过来,不爱学这些东西,仗着自己还小,净撒娇。沈爹爹好说话,背不下去不逼,还给她讲故事听。不像齐爹爹,说是什么数就是什么数,背会了一切好说,背不会就守着她背,慢条斯理地同她耗,铁面无私得就差头上画一弯青月亮。

齐怀文矮着身子与她平视,叹息着笑了两下,轻声轻气地讲怎么不爱了?

沈弃起初是认为太过捕风捉影,后来看出闹真的,也只是旁观,在齐怀文面前从未有一句多嘴。

就是不爱了。辰知抽着鼻子哭得抽抽噎噎,小手指着在一边站着的沈弃讲,我看到你亲他了,你们只能亲我

即便是后来坐上马车离开时,陈姑娘也想不通那么久的韬光养晦,为何被一个词语便引诱得越了界。

这陈姑娘不足二十,因生产并未有多久,将辰知视若己出。她生得漂亮,辰知挺亲近她,一口一个姐姐地叫。

他用很平静的语气对着带辰知的婆婆说辰知年纪大了,不能总和小时候一样。往后午觉你看着她睡。

齐怀文发觉她无端的殷勤是在很久之后,但很显然,沈弃比他早察觉太多。

齐怀文将怀中橘团似的猫放下去,空出手接过草药,听着对方的诧异话转动眼珠往对方正练着剑的后院望过去一眼。

但这举动让跑出门来寻他们玩的辰知全数目睹了。

她怎样钻破脑袋都记不住最后一个字,齐怀文陪着她,一遍又一遍念,执着她的手在纸上一笔一划地画。

那位姓陈的姑娘原是一门大户的丫头,有些姿色,让老爷强取后有了身孕,大娘子善妒老爷懦弱,待她生产没多久便挑毛病赶她出门。

婆婆牵着辰知往外走时,身后传来说话声。

齐怀文仍是抵触外人碰触,可他总笑着,人又亲和,陈姑娘便只当他爱干净。陈姑娘从前也是跟着老爷见过世面的,清楚齐怀文连着沈弃都不简单,那些个大官员可都喜好在远离庙堂后寻一块安乐地四平八稳度过余生。

“这些人,他放心着呢。”

饶是沈弃也觉得好笑了,听不知情的旁人以信赖他的口吻指摘那女人意图不轨,而对象是自己的恋人。甚至让他去告诫自己的恋人。

沈爹爹衣服几乎清一色全是蓝的,齐爹爹倒是随意,辰知总听到帮佣和村子里的年长些的姐姐议论他们怎么穿都好看,便另有一拨人讲是人生的好。辰知便记住了,那两张她早晚都见的脸是好看的。

齐怀文那阵子又雇了两个临时的工匠把这么大个院清的清修的修,厨子还在找,因而陈姑娘自荐过去,会变着法做几个菜,暂且解决大伙的吃食问题,场面很和气。

她不是什么傻丫头,纵使不是本愿,也浸过情欲,什么滋味都尝过。

辰知活生生让吓哭过,齐爹爹一面哄着她,一面笑着讲她听不懂的话,什么这么久了你还是敛不住杀气。

齐怀文教了辰知一上午的字,那几日梦魇作祟,便用了药趁着太阳午睡养精神。

齐怀文刚开始没当回事,后来发觉辰知闹得那番大,便板下脸好好教了辰知一番。

尽管沈弃很疼她,但一旦冷下脸她还是要忍不住要害怕。

自那之后小姑娘便开始闹别扭,不知是否是让乳娘那事闹得心有余悸,她甚至不许齐怀文与沈弃之间相距一臂宽。

很显然,那位新接来的乳娘生得过分年轻漂亮,避免招人口舌而宣称乳娘实际是红颜这内里,头脑不消多转几下还是很容易想到的。

先前走掉的那个大姐姐也总盯着他们得起了一片红。

陈姑娘人通透,年纪又较小姑娘长上太多,已学会了不少的字,并且曾听人讲过这个词。即便齐怀文还未讲是何词意,她也可以大致辨认出那四个字表露出的暧昧。

马车赶得不慢,她又让泪水遮住了视线,因而没有看清远方门口那两个人影,一个捏住另一个人的下巴,勾着头凑了过去。

为辰知擦净手上的水珠后将辰知交给婆婆,交代说天气不错,总闷在这里应该也急了,带她出去转转吧。

尽管之后为了盖住忽得冒出的辰知,他又从善如流续着编这是那早亡姑娘的远亲妹妹。

论长相,她虽不比宅子中另一位姓沈的先生,可放在这个村镇也是相当亮眼的。她清醒得很,晓得花色会老,得抓紧机会,不然怕是久留的机会都没有。

他一睁开眼映进瞳仁的便是姑娘的面庞,往后猛得一退,整个人越过了摇椅,相当狼狈的栽在地上。

还真别说,姜辰知真动过这心思,甚至上了手。

都玩了一通,忽得灵光一闪,想起沈爹爹为她讲过的断案故事,跳下去蘸了点齐爹爹画画用剩的青墨,爬上竹椅,想偷偷往他额心涂。

辰知那天在学词,卡在了秀色可餐。

沈弃眼力好,眼角余光瞥见马车的帘幕已放了下去,回归原位装作何事都没发生时仍觉遗憾,不知道示威的举动有没有被对方看在眼中。

齐怀文真察觉出来陈姑娘的情意,考虑如何处理时遇上忍不住前来提醒的村民。村民是来送草药的,无意间得知沈弃一句都未告知时惊诧说他怎么可以这样?

辰知到了识字的大小,齐怀文教她时无意得知了陈姑娘并不识字,便正巧一块教了。

齐怀文模样生得端正,曾答话说是比而立多一两岁的年龄,和善知礼数,陈姑娘沉寂许久的心突得在望向他垂眼写下一捺的某刻猛颤了一下。

人前沈弃对齐怀文从未做过任何出格的事。他虽常甩着一副脸,却是相当懂什么是该给外人看的。

“你醒了?”

村民虽暂且信了,却比谁都要关注这位年轻乳娘的一举一动,怕辰知一个小姑娘不会喊痛被亏待了,揪着沈弃告状说那位乳娘又如何长久地盯着齐怀文看了,你多提醒提醒他。

那些过往齐怀文也无意再提及,放任她对自己的揣测。?

就连沈弃偶尔去帮忙,互相间都有些说笑,并没有从前预想到的僵冷。

她只是捏着齐先生写给她新主顾的介绍信,随着颠颠的山路往路那头望过去,望着愈来愈远的两个人影落泪。

齐怀文接连辟过几次谣才打消了大多数人不着边的疑虑。

努力加载中...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0.3744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