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主的大萝北》

添加书签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10pt

    12pt

    14pt

    16pt

    17pt

    18pt

    19pt

    20pt

    22pt

    26pt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桃花源记(萝卜初次产*,悄咪咪挤*)(第1/2页)

推荐阅读: 教主的大萝北  

“没什么只是问问。”

“过来,右手伸出来。”

他还想问些东西,又转了个弯说:“那没事我先走了,师父。”

突然胸部一阵温湿,阿岚疑惑的摸了摸胸膛,以为是错觉。

“师、师父”

“他刚走,我去喊他。”

,

难道是师父的孩子不成?可师父从未带着那么长情的表情看过他,反而是长辈模样就像看着是自己的儿媳妇。若是真的,他失忆了师父又何必这么骗他呢。

少年恼羞得想找个地洞转进去。

萝卜精其实也是很委屈的,他的身子本来就这个样子,有孕道自然会怀孕,早一天晚一天,乳房也会产奶。这也不是自己能控制的事,这两个楞头鹅还非要他亲自说出来。]?

还是回答道:“没事我想睡一会儿,你走罢。”

又是三个月,萝卜精已经不再做糕点了。

就连他自己都没想到,虽然知道迟早会产乳,但也没料到这么快。

那好看的蛇妖颇欠揍地凑过来,闻了闻他的衣裳:“奇怪,你身上怎么有股奶味儿?”

除了吃饭,大部分就是睡觉,每到触碰到柔软的大床便从内心里感到舒服与安宁。

外面的人还在敲门。

这里四季如春,阳光温暖并不会着凉。

少年面带薄红,手脚并用抱着被子将手伸下去抚弄几下茎儿,又滑去花穴里用修剪打磨得光滑指甲的指头浅浅抽插,偶尔绕着阴户边儿揉弄。

“嗳、对对。”

咬牙切齿,少年恨不得掐死这蛇妖让他早见孟婆。

欲转身走之,男人阻止道:“算了,让他玩儿去罢。”

他有些急促地喘气来,心也在咚咚直响,伸出削葱指头将右边胸肉轻捏,隐隐涨疼,一咬牙手上使劲,那粉嫩乳尖喷出一细股奶水来,然后到左胸肉重复动作。来回好几次才算流完了,胸前本雪白的皮肉被掐的红红的,也还残存着些痛楚,他甚至觉得挤完奶水胸都有些变大——也可能是因为用劲而导致的发肿。

曦子回答:“我从小便是这样。”

听人呼唤,他停下脚。只见一袭艳红,眨眼已到他面前来伸手拈了小竹筐里的精致糕点。

阿岚紧张十分,他这奶水来的靠前,师父老人家该不会会让脱掉衣服检查乳房吧?

男人语气温和亲近,又突然抬眼看他,这一看阿岚便心神意乱不知所措,脸微烫结结巴巴说。

他开始慢慢嗜睡,脸和身子比原来微微圆润一些,面色红润。

“你说师父是黑发黑眸多好?”

只有他自己知道,他雌穴那里已经淫水泛滥,垫在屁股底下的衣服都粘稠湿透了。

眼一转。

“那”

胸部有些湿凉。

他只得在两男人面前羞耻地低下头,小声如同喃喃自语般。

白蛇收起尾巴,将手指上的残余用猩红舔尽,笑笑,桃花眼微微眯起,美得不可方休,难辨雌雄,说是祸国殃民的祸水也不为过。

“我奶水来了”

尽出些馊点子。

蛇妖也嘴滑:“你不好了,师父可要剥我的皮。”

他道:“阿岚可要注意身体。”

阿岚有些心虚,睁着清澈的眼睛,把怀里的衣服往侧边移了移。

曦子未察觉异样,疑惑道:“怎么了?”

阿岚叫他别跟。

又能怎么办,阿岚叹气转身走向书房,理也不理那蛇妖。

“近来可有不适?”

他立即吩咐:“景羽下去,阿岚你随我来。”

“阿岚阿岚!”

少年便是麻利地起来跑向房间。景羽一脸懵逼,也跟着追上去叫:“喂阿岚!”

少年闭眼道:“管你什么事儿?你不偷糕点就是对我的关心了。”

阿岚敢说又不敢说,最后还是算了。他十几次梦到过师父黑发黑瞳的样子,总是笑着,眼神很温暖宠溺,他俩做的都是些亲密的事。

倒在床上,空气中还残存着几抹奶香味儿。

发泄完又躺了一会儿,少年从床上光溜溜地起来,睡眼朦胧地换了新衣裳拿起脏衣物准备抱出去洗,结果一开门就瞬间吓得醒了。

景羽便说:“怎么没事儿?你冲进房间的时候脸都吓白了。”

清瘦的少年着一身青色轻快地走过竹林碎石间,走在耳畔溪水潺潺的庭院小道里。

阿岚坐在草地上看不远处的池塘,抱着膝盖摇摇晃晃,旁边的蛇妖玩着尾巴:“让师父给你变一个呗。”

还是师父那双洁净的银灰色眼眸,便知已是被逼上了绝路。

“阿岚阿岚!”

景羽以为出了什么大事急急忙忙跟在后面跑了一路。

曦子开口的一句话瞬间打消疑虑。

曦子还在看卷轴,此时才立身收起,抬起浅灰色的瞳孔看他:“阿岚你怀了孕,自然要多注意些的。”

那房里案边正坐着一个男人,黑白参杂的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着白衣,气质如孤山白雾、鹤飞九天,高傲冷清如莲。

“哈哈,没有什么问题。”

说来惭愧,他从崖上摔下来就已有身孕,失忆忘记自己的名字,更是忘记了这是谁的孩子,是丑是美、姓谁名谁。

虽说命都是曦子给的,但他总是觉得这样会难为情

他端着小竹筐含笑唤了声,便抬脚跨进旧漆红槛放在案上。

到了平时的点,蛇妖就会亲自过来将他推出来,边嫌弃边念叨他的懒惰。然后在阳光下躺着,沐浴带着泥土青草的柔光。

“嗯,还好。”

那黑白发的男人立如高松,脸色没什么变化只是说:“景羽说你慌慌张张跑进房间,特地过来看看。”

阿岚看着来者,虽个子不高只能仰望,背也是挺得直直的,气鼓鼓训道:“你怎么总是偷给师父的糕点?每次厨房都有留给你的。”

忽然想起了什么,他唐突的问:“师父的头发是怎么回事儿?”

将人关在外面,胸前的布料都湿了,少年坐在床上脱掉了所有衣服,露出纤细修长的皎洁玉体。

白衣袍的男人走在前面,阿岚就不急不远地跟在后面,时间久了,曦子心里倒是几分好笑,也不表露出来。

孕期开始,他的身体便有些饥渴难耐起来,一天到晚总是要分泌些淫液才行,开始还好解决,到最后愈发难满足。

到后面确实越发不对劲。

阿岚瞧着自己突然脸红了,又臊又气。

送到书房门口蛇妖才走了。

“景羽呢?”

阿岚打哈哈,心却是在腹诽这蛇妖闲得蛋疼无事生非本领不小。

曦子只看见少年垂下头,头发细软毛茸茸的惹人怜爱,像只柔弱的食草小兽。听闻出事时候的紧张顿时烟消云散,听说阿岚来奶水反而心头添几抹愉悦,这说明少年的身体比他想象中的还还好一些。

阿岚,“岚”字取之于他来的地方。山崖有风,山风,便得来“岚”。

萝卜精对上师父的眼竟觉得自己思想污秽玷污了师父,就有些不敢直视对方,乖乖伸出手任人把脉了。

他低头垂眼向胸部看去,粉嫩的乳尖儿沾了乳白液体,也似乎回应他般又从小乳孔分泌一些,一滴奶渍从尖儿滑落到平坦的腹部,再看下去,粉嫩好看的小唧儿也是半软半硬。

努力加载中...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0.109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