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恶魔们的羔羊(弱攻)》

添加书签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10pt

    12pt

    14pt

    16pt

    17pt

    18pt

    19pt

    20pt

    22pt

    26pt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三章 出差和绿帽是最好的朋友(h)

作者:蛊越方圆 返回书页 评论此书 打开书架
推荐阅读: 【综】恶魔们的羔  

方明愉悦地勾起嘴角,得意地笑了笑,他知道鹿绵是个聪明人。

提到楚涵煜的名字,鹿绵像是炸了的火药桶,边哭边骂,“你这样做和楚涵煜有什么区别!你们都禽兽,败类!”

他一只手拖着鹿绵的后脑勺,另一只手不安分地探到鹿绵身下。

鹿绵听到“偷人”二字时,小手忍不住捂到胸口上,脸从耳尖红到了两颊,他这算是背叛楚涵煜了吗?

“求求你了,方明。我,我有很多钱,我有车子有房子,你要什么我都给,只是求你,我不想这样”

“嗯是骚鸡巴疼,啊!”

“我禽兽?你别忘了是谁要冒着生命危险,到楚涵煜的手下偷人!”方明边说边笑,脸上不但没有被指责的愤懑反而意气风发。

“乖。你该说‘求明哥的穴肏绵绵的骚鸡巴’。”方明邪笑着,把整根大屌涂上自己亮晶晶的肠液,不急不缓地摩擦着敏感的柱身。

“啊~不行,好难受啊。”

鹿绵咬着下唇,在寒风中瑟瑟发抖。他奶白幼嫩的皮肤在方明的眼中分外诱人。

粗糙的舌苔摩擦着敏感的上颚,方明的舌头在鹿绵狭小的口腔中兴风作雨。灵活的舌稍微打了个卷儿,便扫尽了湿热小口的每一个角落。他像个几年没沾过荤腥的老狼一样,眼底尽是疯狂,带着仿佛要把对方吞吃入腹的狠劲儿,忘情地吻着。

一想到这么美妙可口的雄性已经被另一个男人给里里外外吃了个干净,一股旺盛的嫉妒之火就从方明的脑海升腾而起。

方明怒从心起在洁白无瑕的胸膛上不轻不重地咬了一下,“别以为我不知道,楚涵煜去南方出差了,你现在叫谁都没有用。”

“你轻点。”

这绝对是他见过的最香艳的场景,无论是在重生前后。

悄咪咪地走进厨房,楚涵煜嘻嘻笑着从身后环绕住正在煎蛋的小少年的腰,把头舒服地枕在小少年的肩上,温柔地趴在他耳边道:“绵绵,辛苦啦。知道等老公回来。”

嫉妒之下的男人是恐怖的,鹿绵无意的一句话撕破了方明温柔地假象。他阴森一笑,把阴茎吸进口腔,用足了力气吮吸,牙齿不轻不重地磕到敏感脆弱的肉棒上。

方明更加用力地舔舐起鹿绵的皮肤,看着美味佳肴摆在眼前却只能速战速决,他心里窝火极了,真想一刀结果了楚涵煜。

下身的欲望积蓄得要爆炸,鹿绵在沙发上难受的翻来覆去,一双水灵灵的小鹿眼哀求地望向一旁气定神闲的方明,“明哥~求你”

他手脚乱动,又是踢又是掐的,都抵挡不住一根粗壮的舌头大咧咧地闯进大张的唇瓣,方明捏紧了鹿绵的下颚,眼中的欲望仿佛要化作实质,将鹿绵燃烧殆尽。

刺激感从小腹升起,鹿绵双眼好像喝醉了似的,迷离着望向天花板,他抱着身下毛茸茸的脑袋,舒服地顶了顶,“嗯~方明,你快点。”

“妈的!”

方明突然的粗暴让鹿绵猝不及防地尖叫出声,双手紧张地揪着方明的寸头,不知道是要退卡还是要继续。

勾人娇媚的嗓音听得方明心头邪火盛起,他恶意地捏着鹿绵的小红豆,玩味问道:“跟明哥说说,你哪儿疼?”

他大力地撸了两把手下已经完全充血硬挺的阴茎,阴笑着,张开大腿,用已经淫糜地水流了一片的后穴上下摩擦着鹿绵的大屌。

等到楚涵煜回到别墅时,已经是大中午了。

“你、你、”鹿绵伸出颤抖的手指指着对方,胸膛停不住地上下起伏,他双眼红红的,说话都带上了哭腔,“你禽兽!”

尽管他一遍遍的安慰自己楚涵煜是个不折不扣的大恶魔,但心底到底还是有些愧疚。

“我,”难以启齿的词就在嘴边,鹿绵捂住眼睛,脑子被情欲痛苦搅成了一片浆糊,“我的鸡鸡,明哥,我鸡鸡疼。”

鹿绵的脑子晕乎乎的,他咬了咬下唇,怯生生地吐出几个字,“求,求明哥的穴啊~肏绵绵的骚鸡巴。”

身下的人快骚成一滩水了,方明那还能忍得了。他俯身凶狠地噙住那双甘美滋润的唇,握着大鸡巴一坐。

方明用指腹摩挲这鹿绵的嘴角,他低头看向鹿绵已经湿润的眼睛,啧了一声,“同样是卖,卖给楚涵煜和我有什么区别?难道楚涵煜技术好,够满足你?”

鹿绵羞涩的小模样让方明下身瞬间硬的生疼,他狠狠拍了一把鹿绵绵软的两瓣水蜜桃臀,“不对!那是你的骚鸡巴!”

透明晶亮的涎水从闭不上的嘴角滑落,方明捏着鹿绵的下巴,满意地从那张诱人的要命的小嘴中退出,两人嘴角牵连着淫糜的银丝。

鹿绵心里泛起一阵恶心,猛地往后一撇,眼一闭心一横,这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看起来分外可口。

是的,在楚涵煜的简单意识中,这个承载了他和鹿绵无数美好第一次的地方就是他楚涵煜的家。

鹿绵瞪大了眼睛,他的大脑一片空白,一瞬间竟然僵在那里,下一秒才下意识地拼命挣扎起来。

这个楚涵煜真是好福气啊方明眯着眼,淫邪地扫过身下的雪白胴体。

鹿绵用双手苦苦支撑着自己与方明之间的距离,可他这个小身板在人高马大的专业保镖方明面前毫无还手之力。

强吻了未来的十大强者,让他男人的虚荣心大大满足。

方明咽了口唾沫,近乎虔诚地把双唇覆盖在那风中瑟缩的茱萸上,吮吸舔舐,湿漉漉的吻一路从少年的两点流连到纤细的脖颈上。

“快点?你有这么怕他吗?”方明吐出阴茎,狠狠地撸动两下。楚涵煜,楚涵煜,又是那个家伙!

方明粗暴地扒下鹿绵的灯笼小短裤,一根硕长粉嫩的大屌紧紧地吸引住了他的目光。光是看着,他的几个小洞就开始发痒!方明扶着鹿绵的腰,让这根天赋异禀的大屌穿过口腔,顶在喉咙眼上,用喉咙慢慢地给大屌按摩揉擦。

这个人,真的是!鹿绵的两条秀眉轻皱着,咬牙切齿地低声咆哮道:“今天有大雪,航班都取消了。”

“绵绵,我回来了。”

方明又重重嘬吸了一口嘴里的大鸡巴,他就没遇过这么骚的雄性!就是前世红灯区里的头牌怕都比不上吧。

“啊~啊~方明不要这样,疼~”小猫似的可怜哭叫,让方明的大屌又硬了一分。

他没在沙发上看到平时拨弄遥控器的鹿绵,反而看到了一滩诡异的水渍,这让他有些疑惑。

“不行,我说了,我只要你。”

方明舒服地依靠在沙发扶手上假寐,他要等着鹿绵乖乖地软在他怀里,那双甜美的小嘴只呼唤他一个人的名字。

都这时候了,还提那个人的名字!

大雪封了机场,也封了不少难走的高速路,他在路上堵了几个钟头才赶回了家。

“唔唔~”下一秒,鹿绵便被一双火热的唇捂上了嘴巴。

“呵呵。”见到鹿绵还是一副誓死不从的样子,方明没了耐心,他决定再加一把火,“鹿绵,你姐姐还一个人在医院呢。”

他已经用尽了全身最后一丝力气去抵挡身上的野兽,但方明还是又凶又狠地噙着他的双唇,不动如山,绝望慢慢爬上了鹿绵的眼睛。

“方明?你给我改口叫明哥!”方明凶狠地吸起阴茎,全然不顾牙齿的磕磕绊绊。鹿绵的抱着身下的脑袋胡叫一通,既是难受又是爽快。

方明舔舔嘴角,眼中不加掩饰的欲望几乎要烧穿了那一片洁白肌肤。

“别太用力,会被楚涵煜发现的。”

得到了许可后,方明不再抑制自己,他的眼神贪婪地扫过鹿绵的身体,双手齐上,脱掉了鹿绵的白色恤。

楚涵煜走进家门,脱掉外套和公文包一起交到仆人手上,走进家门。

往厨房探头一看,瘦弱的小少年穿着暴露的小背心和灯笼小短裤,系着粉红色的围裙,正认真为他准备饭食。

“明啊~明哥,轻点,疼~”

顺着走廊向前,厨房传来滋滋煎炸东西的声音,楚涵煜欣喜一笑,他就知道绵绵还会原谅他的。

“噗呲!”贪婪流水的后穴将大肉棒一吃到底,别墅中很快向起了淫糜的肉体碰撞之声。

提到姐姐,鹿绵的身体瞬间僵住了,他眼神慌乱地来回摆动,手指紧攥着衣袖,心里慌乱的不成样子。

时钟滴答滴答地走动,房间里一时静的可怕。鹿绵低着头,双眼隐在发梢下,让人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努力加载中...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0.1248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