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大门常打开》

添加书签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10pt

    12pt

    14pt

    16pt

    17pt

    18pt

    19pt

    20pt

    22pt

    26pt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10.红浪-H

推荐阅读: 我家大门常打开  

离合一惊,随后忽然明白过来。

念长桥隔着红绸摩挲了一下离合赤裸的肌肤,低声笑到:“离儿想要的,我自然会寻来。”

略显纤细的躯体被红色的绸缎以一种奇异而复杂的绳结束缚成淫荡诱人的姿势。

最终,念长桥还是将自己的欲望如数灌入离合的热穴深处。他长舒口气掩去差点泄露的情绪,缓缓将自己的软下的肉物撤出。

念长桥不语,只是将半裸的离合打横抱起走到了外间的书案前。

没有了阻碍后离合的呻吟不在压抑,许是久经情欲的磨砺,哪怕是疲惫至极亦是不忘叫的婉转妩媚。

离合面色忽的煞白,仿佛被念长桥的话吓到了一样。

“我是没正形,那么等我寻到第三卷地图,为离儿手刃了那些灭族仇人,解了离儿的心结,可否再任我为所欲为?”

红绸绕过腿弯穿过床梁,将那修长而光洁的双腿分开吊起,露出其间被精致的金锁扣住根部的玉柱,而那柱身下的饱满的囊袋也被缠了金丝的细绳吊起坠了两枚浑圆可爱的金铃。

如此,离合只有咬着牙放松,努力了许久才顺利将那物吞入穴内。

“啊”离合眼前一阵失神,冲口而出的叫声才一半便没了后力。

离合被念长桥的话惊的半天难以回过神来,好一阵后才颤抖的说:“你、你真愿意为我做到如此地步?”

“念公子饶了我吧受不住了唔”离合的求饶带着一丝酸涩的哽咽,总会听的人不由自主的生出几分怜惜之意。

游船以一种极其缓慢的速度无声无息的靠近了那杵在水中的人附近,离合先是隐约看到那人身边的水下飞快的游窜着什么黑影,直到灯笼靠近才看清那是一条条鱼。,

“还不是老生常谈那般情节,”离合捧着卷轴的手一抖,面上却一派镇定颜色,“淳朴无知的避世一族救了狼心狗肺的外来之人,引来一场灭族的祸患。我大难不死欲要寻仇,却被恶人掳入花街柳巷之地,身陷囹圄”

“不过离儿不必害怕,”念长桥没看到对方惨白的面色一般低头吻了他的脸颊,“那钉子已经被我抓到,哝,就在这。”

见此,念长桥心中那份恶趣味又涌了上来。他一边解开离合身上的红绸,一边亲昵的亲吻着他的失神的眉眼,口中全是甜腻的爱语。

“你是说,回溯楼里混入了奸细?”

又发狠的操弄了几十下后,念长桥虽未发泄,却是将离合嘴上的玉球取了下来。

也正是如此,离合才没有看到念长桥眼中那丝几乎败露的狠意。

可还不等离合松口气,念长桥便扶着自己硬热的性器猛然闯入,直将那玉球撞入从未抵达过的深处。

这被红绸缠绕的美人亦是双手被缚后吊在床头,被亵玩到红肿的乳尖夹着精巧的乳夹可怜的挺立在故意用红绸勒出胸膛。

离合只觉得下身胀痛几乎要掉出泪来,可他又清楚念长桥这人与他温文有礼的外表不同,是那种说了便会做,从不会因他的服软和求饶而停手。

此时的离合动动手指都觉得疲乏,却还是强打着精神含娇带媚的瞪了念长桥一眼,哑声道:“我怎敢不理你,我这身子都是你赎来的,还不是你想怎样便怎样的?若是死了倒也清净,只求死前还能寻见我族圣物我也算是无愧于列祖列宗了。”

“好离儿莫不理我,你可是要我死在你肚皮上才欢心吗?”

念长桥笑而不答,而是搀着离合撩开了纱帐走到船外观赏烟火的看台。

离合闻言脚底一软,差点就栽进水里。

“乖离儿,你将这物吞下,我便饶了你如何?”

帐内红纱如浪,而那层层叠叠的床幔之下,两具赤裸的身体亲密无间的纠缠其中。

“离儿可是忘了我今日唤你是为何事?”念长桥盘膝坐下,一手搂着美人一手将桌上两轴长卷摊开,“不知此物可就是离儿口中的隐族圣物?”]

只见那因为被肏的狠而失去了收力的后穴竟在喷出一股浊液后,竟然将那被顶入深处的玉球也一并吐出。再加上离合前身那打湿了红绸的痕迹,淫荡之中更是多了几分狼狈模样。

说罢便也不管离合答不答应,两指捏住那玉球便往那肉穴内里送。

汹涌的快感带着凌虐般的疼痛随着肉体冲撞时带响的铃声盘旋而上,离合虽然常常与念长桥在床上玩些出格的情趣,可这般折磨大过甜蜜的体验却是头一回。

“真可怜,小离儿你下面和上面,都被肏肿了。”念长桥轻轻拨弄着离合的乳尖的夹子,下身却凶狠无比的捣入那被自己的东西弄的泥泞一片的红肿小口。

“离儿可是少说了几句?你流入红尘,身陷囹圄。”说着,念长桥的手又不老实起来。“几经辗转终于遇到天命爱侣,之后与我日日被翻红浪,鸳鸳交颈,行鱼水之欢”,

“不过肿的很美,我喜欢极了”

念长桥看着身下被自己欺负的双眸含泪,嘴巴却被一颗桃杏般大小的玉球堵住的美人,只觉得鲜少再有温度的血液又一次沸腾了起来。

待离合回过神来,那扣住自己阳具的环锁也已拆下,小腹湿腻一片全是自己射出的秽物,可离合自己却是一点都没有感觉到发泄那刹那带来的舒爽。

“你就嘴上会哄我罢了”离合负气一般的别过头不看念长桥。

失神的离合早已没有了招架之力,若不是一身红绸将他束缚成承欢的最佳姿态,怕是早已软成一滩春水做不出再多讨人喜欢的反应。

念长桥拉住离合的手,眼中一片深情。

离合看到桌上的卷轴半天惊的说不出话来,最后却还是稳住了心神低声答道:“是是这便是我族人当年誓死守护之物,只是这图明明有三卷的”

话音一落,原本幽暗的湖面登时被一片灯笼映照的犹如白昼,只有湖中心有一片诡异的阴影。

“当是死。”离合低声答。

“最后一卷尚未到手,”念长桥眼底暗色一闪,“不过我为离儿寻了此物许久,又折了不少手下,离儿此时可算是愿意与我说说当年隐族的事情了?”

“想来是我的离儿身份无意间败露,所以当年那些带人灭了隐族的主谋坐不住,才出手阻挠我回溯楼办事吧?”

只是念长桥却不打算就这么简单的结束,他熟练的拆下玉球上的扣带,将自己胀大性器从那湿腻的后穴抽出后,用那比自己的性器都宽上一圈的玉球抵在了离合不住抽搐的穴口。

而那人没入水下的身子,大半已见白骨。

离合定睛看去,这才发现离游船不远处的湖中正半浮着一人。

离合却是被刚才的念长桥吓怕了,反手拍掉那爬上自己腿的爪子怒道:“没正形!”

“说来还有一事,”念长桥忽一拍手,隐在暗处的侍从闻声上前送来两身干净的外袍,“前些时日,我派廿一等人去夺图,未想到他们行踪却被泄露,一番凶险之后只有廿一重伤归来。小离儿这般聪明,可知这关节是哪里出了问题?”

“离儿想的可简单,要我说,这人该活着。”念长桥抚掌大笑到,“我手下的每一条命,我让他多活一天。廿一身上的每一条伤,我让他多活十天。我回溯楼别的没有,药师谷和毒王寨送来的上好续命丹药倒是不少,养一个嗯鱼食,还绰绰有余。就是怕,鱼儿吃的太快。”

念长桥却对此无动于衷,愈发凶狠的操弄着这具美丽的身体,每每挺动抽送都会带着那坠在离合阳物下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声响,配上离合动情的呻吟与求饶的呜咽,竟是更有几分催情的意味。

离合被玉球堵着嘴无法言语,只有发出可怜的呜咽之声,仿佛承受不住一般颤抖的摇着头。

“所以,离儿”念长桥的手顺着半拢的外袍缓缓爬上离合的身体,“我的好离儿,你可千万不要辜负我。”

念长桥及时将人搂住,嘴角笑容更是灿烂。

临水的纱帐在一阵不经意的轻风中掀开半许,游船上那笼在账内的十分春色在一声声暧昧的呻吟与叹息中溜出三分,却足以让任何窥见这片刻春情的游人流连忘返。

鱼儿们见光后一哄而散,而离合却是看到明明白白,那些鱼在咬食水中那人的身体。

念长桥听着听着突然笑出了声,被离合一瞪后却仍没有收敛。

“离儿可是累坏站不稳了?没事,我们坐着也能看见那欺瞒我的叛徒落得个什么下场。”扶着离合坐下,念长桥拍了拍手唤道,“来人,掌灯。”]

“离儿莫急,再近一点便能看个真切了。”

不知念长桥用了些什么手段,那人直立立的竖在水中,半身没入水下半身露在水面,面目惊恐万分却不知为何发不出丝毫声响。

粗硬的阳物仍在那被肏到难以合拢的后穴中捣干,而离合的性器即便是发泄过后也仍然没有软下。

念长桥搂住离合将地图摊开在面前大笑:“我这一番真心可不是如此一般摊开在离儿面前吗?”

“我念长桥平生最恨两种人,一是伤我至亲,而是反骨叛主。”念长桥端起一杯侍从烫滚的热酒一饮而下,“此人害我折损九名手下,害廿一身受重伤离儿说,他该死还是该活?”

努力加载中...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0.187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