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干不老实》

添加书签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10pt

    12pt

    14pt

    16pt

    17pt

    18pt

    19pt

    20pt

    22pt

    26pt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六章 他是我的欲望本身

推荐阅读: 男人不干不老实  

而躲在拐角和别人闲聊着的女人,方当听声音认出是在二皇子跟前服侍的一位贴身女仆。

他不会用呀

方当抬头疑惑地看向国师。

方当嗤笑一声,耐心用尽,小脾气上头,转头就走,叫他过来,又不让他进去,把他当什么了?他不伺候了!

“那位可怕的魔族大人啊,”贴身女仆沉浸在自己的聊天中,她还在毫无知觉地犹自担忧地说:“到底怎样才能让他放过二殿下呢?听说这场战争就是因为陛下拒绝了他对二皇子的求娶而一怒之下爆发的。”

魔族战神踏入仆人收拾一新的房间,路过一处地方,脚步一顿,一股熟悉的味道悠悠飘过。

方当轻微地皱了皱眉头,国师就一眼看穿了方当心里的急躁,伸手握着方当的手掌,放轻声音劝他:“魔法的事情是急不来的,殿下你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太疯狂了吧。

好臭,是那该死的人类的味道。

加索,娃娃脸搭配一身令人自叹不如的肌肉,一根根锥子凿出来似的肌肉线条,行走的金刚芭比,为皇室服务多年,现在专门负责他身材塑造的魔鬼教官。

一步一步,离门口越来越近。

方当尝试用运转异能的方法来驱使体内的魔力,他将注意力集中在掌心一点,手指微微用力,感受力量的流动,拖拽着精神力引导出体内的魔力。

拉筋的疼痛还真不是一般的疼,尤其对方当这种大老爷们,疼的方当低下头直咬牙。

最大限度高效地利用时间,量身定做的计划,方·咸鱼·当被安排的明明白白。

污蔑!这绝对是污蔑!

国师所讲述的他全都毫无印象,实际上,他七岁前的记忆基本上一片空白。

因为他体内充盈的力量根本就不是异能,他的异能没有了!一点都!没!了!

他在末世时最广为人知是因为他强悍的电力异能,这也是他的最大依仗。他还有隐瞒起来的另一一种神奇的异能,精神系异能的一种。能分辨出别人对他是好意还是恶意,但也仅限于此。

然而体内的魔力鸟都不鸟他。

方当忍不住想了很多。

他体内澎湃的力量是属于这个世界特有的魔法力量。

接下来迎接他的是整整三个月惨无人道的礼仪训练,全身塑形,品味打造。

一点面子都不给,摔,他不要面子的吗?!

想起了某些不好的记忆,垂下眼帘,最后思绪拐了一圈后,绕回到现在自己的处境,自顾自地叹了口气,为自己默哀。

他的异能的使用都有诸多限制。比如说,分辨对方的心意只能做到浅层的程度,也就是说,如果有人怀着一腔好意却做出实际上让他去死的事情,他就容易被误导。

然而这只是开始。

面色扭曲的方当承受着不属于他这个年纪不应该有的一字马,年轻的生命骤然出现一丝阴霾。

不过,方当忍不住偷偷地撇撇嘴,先不理这些国师说的话就有不少语焉不详的地方,再说了,哪有小孩子7岁就能屠城的?

这时,一双温柔坚定的大手捧着他的脑袋硬掰起来,方当的脸被迫抬高,脑袋动弹不得,不得不面对面看着金刚芭比的嘴巴一开一合:“别低头,皇冠会掉。”

过了会儿,抬起的手慢吞吞放下,克制不住地仔细嗅嗅,不多时就寻找到了味道的来源。

世界的另一边,气势恢宏的战神殿内。

方当从国师口中了解到了自己的过去,不过他对国师的很多说法其实还是抱有很大的怀疑。

至于让魔族中招的那种异能是他底牌中的底牌。

在为方当准备的舒适房屋内,国师和方当友好地排排坐。

大步离开,方当决定去后花园散散心,没想到路过拐角时听到的话语让他脚步顿住,心神俱震。

沉默多时,手指保持握紧姿势,他手里的衣服已然皱得不成样子。

真是臭死了。

皇宫的风格接近欧洲古堡的造型,十分奢侈华糜。

方当撇撇嘴,怂成一团,还是乖乖照做了,心有不甘地想,反抗是不可能反抗成功的,只能偷偷略略略这样子。

不管是那个魔族,还是皇宫里随便拉出来了一个护卫。

他站了很久,都没得到进去的命令。

方当脸上的笑容都快加载不出来了,心里1万句弹幕发射似得横穿而过。

当魔族战神从巨大衣柜里翻出了叠得整整齐齐的,不属于自己的白色衬衫的时候,心头一跳,沉吟下来,他从没穿过这种款式的衣服,相近的款式倒是有那么几件,怕是他那些愚蠢的仆人们把那个人类的衣服误当成他的了。

扒拉衣服的一角出来,闭上眼把整张脸埋进柔软衣服里,缓缓深呼吸,露出头上尖尖的角的战神如此想着。

第六章他是我的欲望本身

“好痛啊”哀嚎声的主人嚎到最后已经气弱游丝。

不知名的心绪上下翻涌,陷入剧烈的纠结,最终魔族战神转身就走,同时反手一挥,衣服便飞出去,“啪嗒”一声撞到沙发靠背上,不稳地滑到沙发垫上。

方当浑身一震,褪去了他脸上最后的颜色,眼神冷的仿佛从冰窟窿捞出来似的。

别人眼里的方当是在撑着脑袋沉思,实际上他脑中一片空白。

一晃三个月的时间就过去了。

魔族战神想娶人族的二皇子?!

他反复闻只是为了确认味道来源!

想那么多干什么呢,反正一个都打不过。

战神耸了耸鼻尖,心里倏地一跳,皱紧眉头,下意识目露嫌弃,抬起手捂住鼻子。

当初与对方见面那一刻,仿佛有丘比特之箭向他射来,呼啸而过。

皇族专用的训练室内,一声声哀嚎响彻云霄。

方当总是恍惚觉得加索严肃的神色背后,出现了“你不要反抗了,你越反抗我越兴奋”的反派笑容。

这天,方当站在了人皇寝宫门口,听下人说是陛下传召。

方当感觉内心有什么破碎了,心里一阵冷笑,呵,他才不会在意。

他要是能那么厉害,就不会在末世经常被丧尸逼得节节败退,队友也一个个倒下。

力量饱和得足够日天,奈何

方当痛并快乐地适应了皇氏的生活,虽然大部分时候不怎么快乐就是了。

走到门口的战神猛地停住,转头,扭身,脚步一拐,快步走了回来,接近沙发时一个飞扑,把整个身子都摔进沙发,那件身世凄惨的衣服被残酷镇压在战神身体正下面。

“殿下,加油啊!”压住他腿的罪魁祸首还在发出恶魔的呢喃。

结果竟然射歪了!

这三个月来,国师和其他的皇子他都见到了不止一次,而那位陛下,他的父皇,他至今都没有见过。

说什么是最疼爱他的人。

三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还有很多事他还不够了解,但是他还是无意中得知了那天在战场遇见的魔族竟然是魔族的战神——撒斯。

努力加载中...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0.2028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