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毒的魔教教主》

添加书签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10pt

    12pt

    14pt

    16pt

    17pt

    18pt

    19pt

    20pt

    22pt

    26pt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疑惑重重

作者:农民工的孩子 返回书页 评论此书 打开书架
推荐阅读: 狠毒的魔教教主  

“嗯哼嗯嗯啊”莫言耐不住呻吟连连,手主动往李承君下身摸了上去,摸索片刻找到那个发胀僵硬的肉棒,莫言更是激动,下身流出了淫水,身子也跟着一扭一扭的。

莫言飞眼恨他一眼,“不许乱来,会伤到宝宝的。”

莫言看着他眼里闪过的泪花,突然明白这男人是真的喜欢自己吧,心里一片激荡,忍不住就主动吻住了还要说些什么的男人。他怕自己再不堵住男人这张嘴,估计整个心都掉落了。

李承君回到私院已是半月之后,户部尚书马元华一案竟然牵连甚众。本以为仅仅是强抢民女贪污受贿这些龌蹉事儿,没想到居然还跟前朝废太子扯上关系了,就连名满天下以清廉忠义着称的吏部尚书欧阳云逸都卷入其中。父皇平生最恨的人就是那前废太子,即使皇祖父以皇位威胁父皇手下留情善待那废太子父皇也没同意。听刘公公说,他皇祖父一死,父皇立马派人抓了废太子,把他幽禁在皇陵永生不得放出。

莫言瞪他一眼,“我也是他的爹爹”

李承君察觉他的动作,知道教主淫性大发了,他自己也快忍不住,于是把莫言抱起转个面,让他背靠自己,拉开莫言的亵裤找到那处流水的小花,抚摸几下,便对住自己的硬得发疼的肉柱直撞了进去。

“啊你干什么!”莫言被他突然一呀,下意识捂住肚子,另一只手推开他。

李承君朝顶着他的肚子一看,一拍脑袋,“忘了管家告诉我,你怀了我孩子了。”

李承君爱死了他小眼睛恨人的样子,哈哈一笑,搂起人抱在怀里全脸上下亲了个遍,“教主大人我好高兴,我要当爹了而你居然要当娘了。”

李承君调用所有暗卫查访前废太子一事儿,可得到的消息与马元华说得也差不多,不外乎是前废太子留有一子并活在凌安县;废太子妃于丈夫危难之时委托欧阳一家照顾自己的孩子;欧阳家有谋反之心之类。除了在废太子被囚于皇陵之后父皇派大量人马搜查那太子妃跟孩子,与自己这边得到的消息“父皇暗中派人搜查太子妃,并警告众人不得损伤太子妃一丝一豪”这事有点不符之外,其他无甚毛病。

听了这话,莫言狂喜有带点不相信,怯生生的问,“你,你,你说的是真的?可,可院里的丫鬟说你有个娘子的,而且还管你管的紧。”话到后面他的声音也越小。

屋里只余一盏烛光,莫言撅起屁股背向床里侧卧着,嘤嘤呻吟从他口中飘出,香肩半露,双手夹在两腿中央对着那块不能言说的地方来回抚摸,李承君一进门便被这美景弄硬了,憋了半个月的火一瞬间全冒了出来,现下连门都忘了关,边解裤头边跑向床边。

李承君凝然一笑,“孩子都四个多月了,你不嫁我,他叫谁爹,我可不允许自己儿子叫别人爹的。”

俗话说事出反常必有妖,父皇的个性他清楚,最讨厌藕断丝连,剪不断理还乱。事关皇位,父皇不可能放过那带有皇子的太子妃才是。有没有可能,父皇和这太子妃有什么关系?毕竟这么多年,父皇虽对母后敬重厚待,却一个月也就来母后这边几次。况且父皇后宫也就那么三五个人,母后又是一国之母,长相也是倾国倾城美丽无比,就算公平分配,也应该来个十天左右吧。可不可以猜测父皇的真爱另有其人呐?而这人会不会又恰好是这太子妃?

说着他抬起莫言的下巴,轻轻一咬,“不过我看你管我到是管得紧。”

“教主,我这辈子一定要娶你为妻,让你为我生一窝小宝宝。”

李承君愕然,过了一会儿才喊到,“这都什么鬼东西,我什么时候娶了哥娘子,我怎么不清楚。那个妾是个什么东西,我李承君从出生到现在想娶回家当夫人娘子的可就你一人,那什么娘子你从哪里想出来的。你男人我可是皇城有名的单身男子。”

缠绵的吻在两人之间你来我往,舌头相戏的声音啧啧有力。李承君改为一手捧着莫言的脸,一手搂住他的腰身,强势地占有莫言口中每一处。这几日的欲念因怀孕而变得强烈,莫言在这密不可分的吻里,渐渐失去自我,淫欲像潮水一样袭遍他全身,莫言主动勾着李承君的舌头激烈轻吻,来不及吞咽的口水连成丝滑落。

没想到自己最后成为了一头被杀的驴,李承君突不得不佩服自己的想象能力。真是被马元华的事忙坏了脑子,这么无稽之事也能想出来,看来是时候采阳补阳了。

李承君见他这小心翼翼的样子,心里软成了一滩水,抚摸他背道,“院子里的丫头说的话你也信,他们连我是谁都不知道怎么可能清楚我成没成亲,多半是无聊瞎猜的。”

“哈哈哈哈哈”

急嗷嗷的喊了一声,“宝贝,我来了,想死你男人了。”翻身便压在了莫言身上。

李承君无奈,抱住莫言道,“好吧宝贝儿,我认输了,我们不说这些了。听说前几天你差点小产,我心都快停止跳动了,还好你没事了,宝贝儿以后有什么事都告诉我好吗,不要自己一个人憋着,要是出了点什么事,我连悔恨的机会都没有。”

李承君越想越觉得神奇,真按照想的这么发展,那么接下来是不是霸道皇帝囚禁真爱,为真爱,痴情皇帝不得不假装与正妻恩爱似鸳鸯,接着真爱产子,为爱子霸道皇帝将皇后的儿子推上太子之位,等一切反对势力被太子弄死后,最后便卸磨杀驴扶真爱的孩子上位。啊,啊,啊真是一段可歌可泣,闻着伤心,听着落泪的伟大爱情故事啊。

莫言被他调戏,举起拳头往他胸口一锤,“哼,不要脸的东西,我才不会嫁给你。”

夜晚,冷月高立星光点点的天空,李承君手拿管家给的备用钥匙闻着味偷偷摸摸打开了莫言的房门。

莫言听他说得怎么开心,却眉头一皱,“你家娘子管得紧,会让你纳我为妾。哼,半个月才回来一次,你会娶我是骗鬼吧。”

皇位之争向来是血雨腥风,手足相残更是家常便饭,他能理解父皇对一个差点夺了他皇位的人的恨,可欧阳云逸为何掺杂其中他始终想不通。要知道当年废太子与父皇夺权的事儿距今已有二十多年了,别说自己那时没出生,那欧阳云逸今年刚到而立,二十多年前也不过几岁的娃娃怎么能跟前废太子扯上关系?更何况欧阳一家至欧阳云逸考取探花之前都是武林世家,从来不屑于跟朝廷打交道,怎么突然跟前废太子遗孤扯上关系了呐?

努力加载中...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0.1872s